曹德旺、徐和谊、贾可三人纵论汽车全球化

8月11日,以“冬芽”为主题的2020第十二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英雄之城武汉盛大开幕。

今年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的主题为“冬芽”。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希望通过“冬芽”这个主题,能够更好地传递积极的、向上的、乐观的,一往无前的精神,非常契合后疫情时代的时代氛围。

作为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汽车界首次举行的行业重量级汽车论坛,本届论坛连续举办3天(8月11日-13日),邀请到200多位行业领袖参会,共有22个重要圆桌议题、30场精彩演讲。

在11日上午,在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主席,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联合创始人、轩辕大学校长贾可的主持下,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与北汽集团原董事长、轩辕大学导师徐和谊围绕“不平的全球化与汽车业的应变”主题进行了一场圆桌讨论。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曹德旺认为:“双方应该要冷静处理这个事情。贸易不就是买卖吗?我没有钱赚也不会卖给你,不是说我长得漂亮你买,也不是你救济我来买,买归买,送归送,是这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多方面的因素。我们个人也应该支持政府,而且出去到国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语言上的障碍,东西方就有差异。”

关于合资合作的问题,徐和谊表示:“虽然股比放开了,但是合资合作的领域,应该更宽泛,一个是要横向,往宽了走;一个是要纵向,往深了走。包括我们和戴姆勒在资本层面交叉持股。我觉得,合资的领域,合资的生命力还长。不要固化,仅限于制造环节。”

以下是讨论内容节录。

贾可:现在有请北汽集团原董事长、轩辕大学导师徐和谊先生上来跟曹德旺先生一起做一个对话,是今天上午论坛的压轴!

刚才这个圆桌对话有点沉重,刚才曹总做了演讲也是给大家鼓鼓劲提提气,也有一些忠告。因为刚才您讲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企业能成长,现在整个是不平静的全球化和汽车产业的变化。因为我们福耀玻璃是生产汽车玻璃的,实际咱们也是汽车人,曹总,你算不算汽车人,你自己说?

曹德旺:我算汽车人,没有他们的支持(整车用户用的玻璃)和栽培就没有福耀的今天。我很坦荡地说,我作为汽车人还不合格,是比汽车人矮一些的人,跟他们不能比。但是我讲话很直,我讲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因为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把中国的汽车产业发展起来。

贾可:现在开始小小的讨论。我们现在来到了武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疫情之后两位领导第一次来武汉,徐总你是第一次来武汉吗?

徐和谊:第一次。

贾可:来了以后,您的心情怎么样?因为现在很多情况都发生了变化,而且你已经更轻松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您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在面对今天我们在武汉的汽车人的聚会。

徐和谊:刚才武汉市周市长讲的,武汉1120万人口,我觉得大家都感受到一个英雄的武汉,英雄的武汉人民。封一城,护一国,这都是大家看见的。所以用了英雄两个字。向武汉人民致敬!

贾可:曹总,您是疫情之后第一次来武汉吗?

曹德旺:我的企业在湖北地区的是在荆门,当时是书记和市长把我引进这里来的。当时看到两个领导,我很满意。在国内投资,领导号不号召很关键。另外一个我们公司的高管大概有五分之一是湖北人,所以说湖北人综合素质很高,从综合治理、管理能力上很厉害,最关键的是胸怀很宽阔。当时湖北的六个省长、副省长包括这边的书记没有一个对我不客气的,现在我们公司在荆门是荆门最大的纳税大户,也是最大的民企。

后来我们在武汉建了一个厂,武汉不仅仅是交通方便的地方,更关键这里有很丰富的人才资源、人力资源,这是我们可借鉴的事情。

贾可:曹总,刚才您说企业要做有效投资,对企业家提了一些忠告。而且有人问你做电动车,你对于电动车的方向,我感觉是不是还是有点犹豫?

曹德旺:没有犹豫,很坚定地说方向正确。但是我们中国人有一点太着急了一点,在世界上要想成功你必须非常努力同时还需要时间来沉淀你的文化。

贾可:再追问一下,你对红旗L5加长轿车有什么要求?如果你要买车,要买什么车?

曹德旺:我对汽车很热爱,如果真正说我爱什么车,我告诉你我坐过进口的宾利,我认为那个挺好玩的,但是太贵,我坐不起,买车买得起,但是零部件修一次很贵。你肯定说那红旗为什么会买那么好的,好像好几百万买的,600万买的,那车没有开到我家里来。为什么买,因为一汽是我原来创办企业的时候,是他们在那边,是我的第一个用户。

贾可:您有电动车吗?

曹德旺:没有,因为这是年轻人坐的,我这年纪大了,也没有去做那个事。

贾可:那我问一下徐和谊董事长,在您掌舵北汽集团,应该是十几年间,实际上您跟戴姆勒的董事长蔡澈也是好朋友,关系还不错。蔡澈董事长,我记得当时他退休以后,好像宝马发了一个视频,他说“我终于可以开我自己喜欢的车出来了”,他开了一个宝马。您现在如果这么多年,现在让您选择一个车,如果让您掏钱买一个车,您买什么车?

徐和谊:搞汽车的,我们在这些年的基础上,唯独有点小特权,就是可选择的公用车的种类非常多。北汽我们自己研发的任何一款新车,基本都是第一试车员。那么正常的日常的公共活动,我现在基本都是开纯电动车。包括奔驰燃油车我都基本把这个车放着了,我更喜欢开纯电动,越开越爱开。为什么?我不是讨巧,也不是出于什么时尚。纯电动的车,它的这种动力系统,加速系统,操控的这种平顺,包括噪音各方面,越开越爱开。我很难用语言表述得很清晰,现在说反过来给我再好的燃油车让我开,我都要犹豫一下。

那么,退到二线了,我肯定优先选自己的纯电的,运行费用是燃油车的1/6-1/7,保养费就更低了,几乎没什么日常的保养费。

贾可:如果掏钱买一个纯电动车,买什么,ARCFOX还是其他的?

徐和谊:ARCFOX当然是第一选择。

贾可:还是情有独钟。

徐和谊:现在最新的一些产品,已经到了L3.5,L3-L4高自动驾驶的产品,已经很成熟。我相信大家会眼前一亮,吓一大跳。我已经若干次坐在车里面,我们和华为打造的ARCFOX自动驾驶的产品里面。真的,就在上海市,在浦东,在任意的道路里面,并且我两次坐,都是在下班的时候。任意的场合,没有什么刻意的标准,固定的线路,完全自动驾驶,无人。当然还有我们的成熟的还在不断完善的一些工作要做。坐完之后,体验的感觉太深了,我相信体验之后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期。明年正式产品就要推出来。

贾可:谢谢徐总,现在退居二线,更能随心所欲地发表自己的看法,那么就您现在的这个状态,您能总结一下,在这么多年的合资合作当中,因为北汽集团的合资合作关系,做到今天这么好,实际上您费了很大的心血。到今天为止,您对这个合资合作,有什么评价吗?因为现在这个状态是,面临着2022年我们的目标放开,面临着内外循环互促这样一个历史的情境,您怎么看这个合资合作,以及它的未来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

徐和谊:这个话题比较敏感,这么大的场合。从合资合作来看,国家从80年代初,整个的产业敞开国门,诞生了第一家北京吉普,第二家是上海大众,后头的是合资的企业如雨后春笋,从80年代初走到今天,快40年了。如果说2022年整个股比完全放开,或者简单地总结一下,我们国家是1983年第一个合资企业诞生,这就是整整40年。这40年,我没有那个资格去总结、去评价。但是我们可以展望,在2022年,后40年应该怎么做,现在应该做一些什么工作,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要探讨的事情。

股比放开时间摆在这儿,下一步怎么走,是不是合资这条路基本就到头了,或者说没有什么生命力了,或者说也没有什么可探讨的东西了,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我觉得在合资合作上,虽然股比放开了,但是合资合作的领域,应该更宽泛,一个是要横向,往宽了走;一个是往纵向,往深了走。所谓的纵向,我觉得按照产业链来讲,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进行探讨。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和戴姆勒,我们现在探讨的是什么,更多的不去谈股比,我们是固定在,或者说大家聚焦在制造环节,工程,股比,那么现在我们探讨的是围绕着整个的产业链,围绕着汽车金融,汽车的租赁,二手车等等。

所以我想,往横了宽了走,往纵深走,深层次走。包括我们和戴姆勒在资本层面交叉持股。我觉得,合资的领域,合资的生命力还长。不要固化,仅限于制造环节。

贾可:好,谢谢徐总,我们知道福耀玻璃这么多年一直发展得非常好,但是也有很多合资合作的经历,特别是跟圣戈班的合资合作的故事,也是挺曲折也挺美好的。我想请曹总,您分析一下,就是我们福耀玻璃在走向世界,成为顶尖的汽车玻璃的过程当中,合资合作有什么样的经验、教训,或者有什么样的体会。

曹德旺:我是很感谢你们,我也很愿意跟大家探讨这件事情。中国的古文化有一句话:未学做事先学做人。做事很容易,做人很难。做人做清楚了,做事就好做了。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坦诚相见,最高的最终的目的,你要让他什么,为了利益共同体,大家从不同角度出发去维护合资企业的各方面的利益。就是应该精诚所致,同心同德。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合资圣戈班不是后面分手了吗,就是这件事情。我在最困难的时候,圣戈班进来,那时候发生什么事情,圣戈班是各个汽车厂的主力配套商。中国那个时候发展汽车,外国的车厂进中国,必须来中国,最省心的做法就是想找一家最好的企业合资来服务他。

这个事情,服务它的时候,我们就只限制在中国的市场里面,大家都知道,1996-2000年中国的汽车产业还没有出来,我们和圣戈班是1996年开始,建完了工厂以后,能够满足主机厂配套的需要。但是中国汽车产业还没有生产怎么办,一直把玻璃运到国外去卖,特别是卖到美国,就保证在这里。最后说不能到美国去卖,我原来怎么卖的,你没有来我在美国就有公司,你说不能卖,这个东西有争议。

当然,我们后来检讨了,这个争议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为什么,它是国际大公司,我不到你国家来,你不到我国家来,这样占了他的利益。是这样的问题,他又没有讲,我们当然从我们中国的利益来说,我们一定要卖到美国去,再加上当中中国的那一阵子发展也不怎么样,有一些波折,圣戈班在华投资的几十个企业里面都亏本,后来通知撤出去。但是我跟大家讲,你撤出去,我也想撤回来,后来怎么处理呢,后来他同意说,分三年,以后每年还多少,分三年还款,五年不能以任何理由进中国。

这件事情做完以后,我觉得这个还是很不爽,你推出了,后来圣戈班退出以后,这也要感谢几家银行帮助我,让我收购,他出钱,三年付款,我说那是可以的。三年还完以后,福耀慢慢做上去了。我基本上稳定了之后,我又跑去找圣戈班,你愿意不愿意再当大股东,如果你愿意我把股票还给你,他问我什么代价,我说现在还要大概10亿美金左右,他当初才卖我两千万美金,他说涨的太厉害了,我说现在市值在变化,没有涨你的。他说那没有钱买,那就算了,我要把这个钱给中国人。他说为什么,我说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跟很多人做了事情,就是你跟我合资合作了一半,你跑了,让我很没有面子。我把本钱还清楚了,利息也还清楚了,这一个话题就把你屏蔽掉了。

我用这个行动来为自己做了一个事情,因为跟人家合资,我当初跟他合资,在这前面,我在高山玻璃厂,十几个人凑钱给我过生日,股东凑份子,买了一公斤的黄金,做了一个金杯,作为我生日的纪念品。因为我对我的投资股东很公平。

贾可:谢谢曹总,实际上福耀玻璃跟圣戈班的合资故事是非常精彩的,反映了我们中国车企对外过程当中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那么今年,大家都看过《美国工厂》,实际上是福耀玻璃在美国搞制造经历的纪录片,获得了奥斯卡的大奖。那是疫情期间颁的奖。但是现在整个的国际形势,今天也多次讲到,在这样的一个逆全球化的趋势比较明显的情况下,你们的美国工厂怎么办,包括未来像北汽在南非也有工厂,其他的一些地方也有基地,您怎么看现在的全球化的走势,您刚才说今天还有一篇重要的文章要发表,所以您让我们先听为快。

曹德旺:对车企的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你说获奖的那个工厂,我先跟大家报告,现在疫情过后生产比较顺利,前一个月跟我贡献了500多万美金的利润,因为它比较突出的时候,在美国也出名,奥巴马出钱给我拍了一个纪录片《美国工厂》。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也是很厉害,我认为双方应该要冷静处理这个事情,贸易没有摩擦,贸易不就是买卖吗,我没有钱赚也不会卖给你,不是说我长的漂亮你买,也不是你救济我来买,买归买,送归送,是这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多方面的因素。我们个人也应该支持政府,而且出去到国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语言上的障碍,东西方就有差异。

贾可:谢谢曹先生,那徐总,因为北汽集团在南非有工厂,这几年国际化也走了好几年的道路,您对这个当下的局势,全球化的情况下,成气侯和不成气侯,未来咱们的合资合作,包括汽车业的发展,这方面你怎么判断,会不会有影响?

徐和谊:我觉得逆全球化是人类发展历史当中,这个长河当中的一个小插曲,很短暂。但是让咱们赶上了,非常难受,那么中央、中国政府实际上已经很明确了,提出来六稳六保,结合到汽车产业怎么做,很明确的,当下作为我们企业来讲,就是积极地促进内循环,通过促进内循环来带动双循环,这就是我们的战略。作为内循环来讲,再谈得具体一点,我觉得坏事变好事,干什么?就抓供应链,抓我们的零部件的本土化。坏事变好事,痛下决心。

第二,反过来拉动我们的内循环,把我们的竞争力,整个产业的竞争力打造起来。当然企业的竞争力也就随之而来得到很大的提升。反过来促进我们下一步真正的走向双循环,走向国际。

所以当下来讲,集中精力,就是干内循环,就是干供应链,就是干本土化的零部件。特别是把一些核心技术,过去一直卡我们脖子,我们难受的一些痛点给他补齐这个短板。我说的就这些。

贾可:我再问您一个问题,现在您对这么多年国有企业的管理经验,肯定是有很多的心得,今天一句话说不完,您觉得,成功地管理好一个国有车企,有什么心得?因为我之前一直跟踪报道您,比如开始北汽人才聚贤,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有没有分享?

徐和谊:来到武汉开会,我这次体会挺深的,武汉这个城市,真实的汽车制造业之都。为什么这么说?咱们坐在台下,有武汉市的常务副市长胡亚波,跟我聊的,我接触的政府官员,还没有接触到能谈的汽车产业到这个深度,这么了解,整个这个产业的政府官员,这就是武汉,这就是它发展汽车产业的功底。

我讲这段话什么意思,汽车产业要想干好,特别是整车企业,先不谈内里,我先说外部,环境、机遇,来自于政府、社会、各方面的支持帮助,太重要了,包括资本层面。刚才胡市长和我聊,如果说搞投机,搞资本运作,搞短平快,别干汽车,别投汽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怀着那种心态玩汽车产业,没戏,成功不了。

所以问我,要想干一个成功的汽车企业,我觉得起码大方向,要有这种心态。我们国家干自主,掰着手指头算,也就二十年多一点的时间,更为重要的是怎么从21世纪走到这个新世纪,才有了很长足的快速的进步。路还长,不要以短时间的成败,或者遇到的挫折取得的一点成绩来论什么,早着呢,你这才走了多少年。

所以从事整车企业的,作为领导也好,要有这种心态,要有这种思想的准备。甚至我们要当垫脚石,一代一代不断的积累,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国汽车产业的自主领域,真正的给它打造起来,打造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在制造领域里,有重要的支柱产业。要做的事情太多,也没有这个时间讲,简单地讲点体会。

贾可:好的,谢谢徐总。最后一个问题问曹董事长,就是您对中国的主机厂的汽车人,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是一个想法呢?

曹德旺: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什么建议,我相信他们都比我聪明,我只能本着尊重他们的意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