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关心公司合并,他只想把标致带回北美

即使是百年一遇的传染病和可能扰乱职业生涯的公司合并,也不会让拉里•多米尼克(Larry Dominique)分心。

这位在汽车行业有36年经验的老手只专注于一项任务,那就是在法国PSA集团(PSA Groupe)和标致(Peugeot)合作近三十年后,安排标致品牌重返美国。

这家拥有标致(Peugeot)、雪铁龙(Citroen)、欧宝(Opel)等品牌的公司打算在2023年左右开始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汽车。

“我的职责是扩大PSA在北美的业务,”PSA北美CEO多米尼克上周告诉《汽车新闻》,“提高我们的机动能力,为标致的推出做准备。”

尽管市场笼罩着不确定的迷雾,多米尼克仍在推进这一使命。

就在PSA准备重返美国市场之际,新冠病毒大流行威胁到对汽车的长期需求。除此之外,这家法国汽车制造商正准备与底特律第三大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进行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的大规模合并。这笔交易将缔造全球销量第四大的汽车制造商,更不用说还会给多米尼克单独制定的PSA北美路线图带来新的问题。

多米尼克说,他的重点是把PSA带到美国,而不考虑FCA的合并。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计划当作(合并)并不存在。”多米尼克表示:“我们在前进,就好像PSA要靠自己做到那样。”

合并将把PSA的小型车和跨界车与FCA的大型吉普车和Ram皮卡结合起来,最终细节仍在敲定中。最新的挑战是全球健康危机。 

PSA集团CEO唐唯实

PSA集团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表示,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复苏的力度将决定合并的进展。

唐唯实在7月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在现阶段,讨论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FCA和PSA双方的复苏幅度。”唐唯实称,“到今年年底,在复苏之后,我们将看到合并后公司的潜在现金状况。”

管理改变?

即便如此,多米尼克仍然处于危险之中。合并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这不仅会给多米尼克的北美独立计划增加新的复杂性,而且当公司合并起来时,由于FCA和PSA的高级管理层结构必将发生变化,这可能会改变这位高管的角色。

现年58岁的多米尼克拒绝回答有关他在合并后公司的未来的问题,该公司将被命名为Stellantis。

 

“我还没有花一分钟考虑下一个计划。”他说,“如果你回顾我的职业生涯,我扮演过很多不同的角色。我喜欢尝试新事物。”

多米尼克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行业老手。在加入PSA之前,他是ALG的总裁,ALG是一家为汽车行业提供估值的公司。(上周,TrueCar Inc.同意以1.35亿美元的价格将ALG出售给J.D. Power。)

多米尼克在日产和英菲尼迪工作了22年,担任日产美国公司产品规划和战略副总裁,任职于当时的日产北美董事长唐唯实手下。

多米尼克有着电气工程师的背景,他的职业生涯是从工程岗位开始的,先是在通用汽车,然后巧合地在克莱斯勒(Chrysler)。

数字先行

但就目前而言,焦点还是在眼前。未来几年,多米尼克将在北美推出一个标志性品牌。

“我的待办事项有好几年之久。”多米尼克说。“我对我们在北美拥有的机会感到兴奋。这就是我所关注的。”

首要任务是在美国和加拿大建立零售网络,准备销售几年后推出的首批标致车型。

 

但多米尼克希望PSA的零售专注于高利润率,而不是高营业额。

上周,在汽车研究管理中心(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 Management)的简报会上,他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你可以期待一种非常、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实现零售网络、数字平台、流程和数据积累共享。”他说,“主机厂未来的成功在于降低分销成本,同时确保零售和主机厂利润率的可持续性。这必须通过强大的定价权来实现,而不是通过成交量。”

为此,PSA将更加重视软件工具和低投资网络。它将避开昂贵的代理经销商。技术和软件将帮助经销商摆脱一些面向消费者的服务,比如安排车辆交付和提货,这样他们就可以专注于盈利服务和F&I(金融和保险)业务。

“我们希望数字先行,实体其次。”多米尼克说。“数据科学和人工智能将是未来成功的分水岭。那些欣然接受并积极应用这些信息的公司将成为成功的公司。”

赚钱

多米尼克说,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一些实体展厅关闭,加速了汽车零售行业对数字化的接受。但数字化也不是没有缺点。

他说:“我的所有竞争对手都将专注于数字化,这意味着我们在北美推出标致时,必须加大力度,提供更强大的客户体验。”

多米尼克说,他希望他的零售商能够通过销售标致来赚钱,而不仅仅是通过服务和融资来赚钱。

 

他表示:“我们需要摆脱零售商仅依赖F&I和服务来支付账单的局面。”

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建立一个拥有定价权和低成本分销体系的强大品牌。

这将“允许经销商保留利润,因为你不关注高市场份额;你没有关注内部竞争,”多米尼克说,“你拿走了那些降低盈利能力的杠杆。”

与特斯拉不同的是,PSA采取了一种更加务实的方式,采用了“数字先行”的零售模式——接受特许经销商的模式,而不是与之对抗。

“特许经营法存在;他们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多米尼克说。“它们不会消失。为什么要抗拒呢?”

相反,PSA将指望其经销商创新销售和服务车辆的新方法。多米尼克表示:“在保密协议(NDA)下经销商与我们合作,帮助我们建立新的零售思路。”

车型混合

但PSA正在回到一个与1991年它离开时截然不同的美国市场。这家以紧凑型和中型汽车闻名的汽车制造商正在进入一个以跨界车和皮卡为主导的市场。

“我们没有一辆全尺寸卡车,”多米尼克说。“但是C和D细分市场是与我们相关的。C和D细分市场销量大,对北美市场很重要。这是我们最初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