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致经销商超报销量遭刑拘,多年行业惯例竟违法?

发酵近2月的观致报案经销商诈骗、经销商被拘留事件依然在僵持中。

主机厂因为经销商多报销量、多领返利而以诈骗罪报案,公安局刑事拘留经销商。汽车行业内人士听到这个案例的第一反应大多是——匪夷所思。但这样的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5月9日,观致汽车经销商负责人卢某在回温州的火车上被警察带走,在常熟市公安局看守所刑事拘留21天,之后取保候审恢复自由。期间流出的《拘留通知书》照片显示,卢某被拘留的原因是涉嫌诈骗。

据媒体对卢某的采访,此事因2018年销售的8辆车而起。为鼓励经销商多卖车,观致从2018年5月1日和8月1日起推出两个临时激励政策,“一次性打榜步步高奖励”和“2018年零售超纪录奖励”。

卢某参与了后者,激励方法是从8月开始,以上月零售销量为基数,每月超出基数的销量每辆奖励1万元。卢某9月销售了23辆车,但因为必须达到30辆才能拿到额外奖励,所以卢某自行买断8辆,多拿到8万元厂家的奖励。

与卢某一起被观致以诈骗罪报案的,还有3家经销商的负责人。

此案在业界引起轰动。因为经销商自己买断车辆多报销量的操作普遍存在多年,从来没有一家主机厂因为此事跟经销商诉诸法律,而且是刑事案。

6月11日,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在北京邀请律师、经销商、媒体,针对此事展开专题研讨会。

“‘超报’被以涉嫌诈骗罪刑拘,已经引起了以中小民营企业为主体的经销商群体集体恐慌,对行业发展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秘书长朱孔源对媒体解释召开研讨会的目的。

上任不到两周的观致汽车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单志东也参加了会议,对经销商表达善意和安抚,承诺保证经销商的安全,尽力解决问题。

6月19日,朱孔源与律师赶赴常熟公安局斡旋。6月25日,另一名涉案经销商负责人前往常熟公安局说明情况后返家,其总经理还需后续配合调查。

事件发生至今已近2月,既没有移交检察院审查,也没有撤案。目前涉事经销商负责人在法律上属于构罪不捕,是否构成诈骗罪,还需后续法律程序认定。

经销商:比窦娥还冤

多次参与维权的观致经销商负责人李辉(化名)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采访,他认为事件的根本原因是观致打击报复维权经销商,“观致应该给我们的返利8个月没发了,返利没发我们维权,问他返利什么时候发,他回答不出来就使阴招了,被抓的几个经销商就是维权经销商的会长、副会长。”

卢某被警察逮捕时,正是刚刚结束维权,返回温州的途中。卢某是观致经销商维权组织的领袖。

李辉坚决否认经销商诈骗:“这个事情都觉得匪夷所思,我们是帮他卖车的,欠我们钱反而告我们诈骗。为什么能立案?地方保护啊,我问过当地警察,说这个事情很牵强的,立不了案的。”

他认为超报销量不属于诈骗的理由有三。

“第一个,虚报的事情,主机厂应该都知道的,因为主机厂每个月有排库的嘛。到底销了多少车他们心里清楚的,你都心里清楚的事情你说是诈骗,按道理怎么可以立案?诈骗按道理来讲你是不知情的。”

“第二个,诈骗的前提是原告有利益损失,诈骗的人获利。现在观致没有损失,车卖得越多他越得利。”

“第三,我们经销商是帮你卖车的,价格倒挂我们卖一辆亏一辆,超报销量无非是少亏了一点,整体下来我们还是亏的,这个事情你怎么可以去立刑事案件呢?”

观致对经销商超报销量是否知情是案件重要疑点。6月11日的专题研讨会上,也有律师提出“如果经销商有能够证明厂家事先知情的证据,就能推翻诈骗指控”。

李辉坚信观致对超报销量是知情的:“1,观致有车载逸云系统,车辆实时位置都在他们监控之中,他们以前甚至用这个系统查跨区。2,他们为了压库,要了解经销商的实物库存,每个月要清点经销商的库存车并上报,这里包括了经销商已报但未交的车。3,厂家的回访体系会清楚地知道客户到底有没有买车。4,全国经销商都有记录,提前报销售的车都有给厂家区域代表备䅁。”

此外,其他观致经销商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观致除了依据DMS系统采集销售数据,也一直使用“白名单”作为补充,非即时上报的零售也可以通过白名单方式上报,厂方区域通过后经销商再上报系统。

李辉证实了这种说法,“白名单就是开票日没有申报,之后申报,只要厂方同意就视为正常销售。”

还有诸多疑点,例如李辉和不少经销商参加了“一次性打榜步步高奖励”活动,李辉提供给记者的观致活动公告文件显示,活动的要求和评估办法有“按照DCS内零售信息为结算依据,经销商需及时在DMS系统内提报真实的零售信息,观致对零售信息的真实性进行严格审查,如有虚瞒,则取消年度打榜资格。”

已经明确提出“如有虚瞒,则取消年度打榜资格”,一年后却刑事报案,确实令人不解。

即便没有明确提出处罚方法,在整个行业都存在的惯例发生后,不是与合作伙伴沟通协商解决,而是直接到公安机关刑事报案,观致的做法相当极端和反常。

李辉不但不认为经销商超报销量属于诈骗,反而觉得观致涉嫌诈骗:“他原来答应有3个新产品上市,有几家经销商是去年刚投资几百万、上千万进来的,就因为他答应有几个新产品要上市,到后来一个都没有上市。第二个,他答应我们中央电视台和高铁有7个亿的广告投入,都没做,这个不是诈骗吗?”

观致人员:报案欠妥,但潜规则也不光彩

观致内部人士杨建(化名)也在6月底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采访。

杨建不是观致的老员工,对之前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谁做的决策也不太了解,“说实话我都搞不清楚。”

“我觉得观致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至少不应该去报案,有什么问题可以跟合作伙伴内部解决。”杨建私下对记者说,现在整个观致销售公司全部换了人,新团队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解决好这件事。

他同时强调,经销商超报销量这种潜规则长期盛行于汽车行业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个东西你把它拿到法律上来说,它还确实是有瑕疵,是有问题的。”

杨建说他和新团队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现在的难度在于一旦立案就进入了法律程序,刑事案件要撤销只能由公安机关撤销,观致没有权力撤案。

经销商李辉非常不认同这点,他认为只要观致想撤案随时可以,但观致一直没有这样做。

记者询问了相关律师,律师倾向于杨建的说法,“刑事案件一旦发生,公安机关一旦立案进行侦查,除非经过侦查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不然不会因为被害人的申请而撤销案件。”

对经销商李辉反复强调的观致对销量超报知情、所以不构成诈骗一事,杨建回应“我希望不要再发展到起诉、庭审环节了。老卢现在是取保候审,我问了一下律师,是说这一年内不要再犯类似的问题就过去了,不一定要庭审的。庭审是要举证的,我觉得没必要走到对簿公堂那一步。”

“我希望每个经销商安安全全,这件事情能顺利解决,然后我们才能把精力放在正事上。”杨建说,从经销商维权开始,观致已经在逐渐满足经销商的合理诉求,比如行业里返利通常不是打款到经销商账户里,而是抵扣经销商下一轮的提车款,但经销商如果不再提车,他们承诺把80%返利以现金形式打给经销商。包括帮助经销商清理库存,把库存车转销给宝能旗下的共享汽车公司联动云。

但有媒体曝出,因观致联动云在回收经销商国五车辆后尚未付款给奇瑞金融,导致虽然经销商处的车已被观致回收,但经销商每个月还要替这些车还利息。

作为观致公司员工,杨建承认观致在这件事上考虑欠妥。但他也几次强调超报销量的行为细究起来在法律层面说不过去,希望借此案件能让全行业反思那些被我们熟视无睹的潜规则,让一切回到桌面上来。

律师看法不一

该案情节并不复杂,但在认定是否诈骗的关键点上,不仅涉案双方各执一词,连第三方律师都各说各话,意见不一。

6月11日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组织的专题研讨会上,参会律师各抒己见。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陈锋认为“卢某是否诈骗应该由司法部门裁决,本人认为这是交易惯例,不构成诈骗。”

但他同时认为行业惯例或者潜规则如果违法就不会受到法律保护,“我本人对潜规则这个词比较反感,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就靠潜规则、灰色地带运行这么多年,这怎么讲都讲不过去。这次曝光对行业是好事,我们要做的是把这种交易惯例放到一个透明的环境中去,推动潜规则转化成交易惯例,再到真正的商业惯例,这才有利于促进建立稳定的营商环境。”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郝亚超认为:“这个案例公检法要定罪,没有问题,分分钟可以定,因为有欺骗的行为,有获利,有损失。公检法不会用‘惯例’来作为豁免的理由。”

他建议这个案件的辩护思路应该是刑事转民事,把刑事的诈骗转为民法的欺诈行为,欺诈是可以归还即免责的,可以组成律师团,争取不起诉。

“卢某的行为客观上厂家也同样获利(完成销量、更早回笼资金),主观上他还要承受垫付资金、车辆变成二手车、降价亏损等损失,所以不能构成主观获利的诈骗,可以往民事中的欺诈靠一靠。”

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朗属于中间派,认为定罪的风险确实存在,但他个人认为要判罪很难。

“卢某的行为可以定义为一种‘承诺销售’,我承诺这台车我能卖出去。要看观致有没有规定如果是经销商自行买断就不给返利,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就不能说老卢诈骗。诈骗从主观上是非法占有,但经销商虚报销量多拿返利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少亏一点(行业导致的批零倒挂),我不认为主观上构成诈骗。”

意义堪比奔驰西安事件?

观致经销商到底是不是诈骗,我们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裁决,汽车媒体对此问题不多加讨论。

我们注意到的是,如果不是车市连年下滑、主机厂和经销商都经营困难,这样的问题还会被抬上桌面吗?施行了这么多年的行业惯例,为什么在2019年突然涉嫌违法犯罪?

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件事发生在汽车业的外来者宝能(观致的控股股东)身上?为什么不是传统汽车圈内企业发出这个疑问?

或许,这就是变革的组成部分,变革带来的连锁反应,那些在高增长时代被全行业忽略的,尤其被行业内人士熟视无睹的惯例,在巨大压力下,在外来者不懂行的破坏下将逐一受到检验,蚁穴部分必将率先溃塌。

观致在主观上可能真是打击报复,但该事件在客观上或许将起到和奔驰西安事件一样的作用——逼迫行业惯例规范化。

6月11日研讨会上,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魏士凛的观点可以代表这种期待:“2005年的汽车经销品牌管理办法让这个行业整体扭曲。这个行业出现这么严重的批零倒挂的问题,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如果卢某因此事被判诈骗将对整个行业会提出一个严肃的思考。本人并不希望它形成一个判例。我们现在的这些交易惯例如果有涉法风险,就要去思考和改善。”

但我们更希望,这样的思考和改善不要以观致经销商付出过于沉重的代价为条件,在这个行业凛冬,他们已经承担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