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行业再遇寒冬,但车企们不会再重蹈经济危机时期的覆辙

(本文内容编译自Reuters ,图片来自Reuters)

2008年,金融法危机爆发,给全球经济带来很大的冲击,严重依赖金融支持和银行借贷的汽车行业也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创。通用、福特、克莱斯勒濒临破产,连丰田也首遭亏损。由于工人收入下降,消费降低,汽车需求减弱,销量降低,很多车企纷纷关闭工厂,减产停工。为保持运作,减少库存,很多车企在牺牲利润的条件下,为汽车提供激励措施。

如今,汽车制造商正面临着自金融危机结束之后的第二次“寒冬”。此次需求将会下降到何种程度?业内人士对此意见不一。一些分析人士和规划师们指出,这可能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如何处理与中国等其他国家的贸易争端。

包括通用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在内一些汽车行业领导者表示,他们已从金融危机期间吸取了重要的经验和教训,希望此次能更加积极主动地应对,提前调整产量以贴合市场需求,同时尽量避免有损利润的产品激励措施。

通用汽车宣布将在北美的两家汽车工厂削减雪佛兰Equinox SUV的产量。此前,福特、本田等其它制造商也已经宣布会削减产量。

通用汽车最新的减产举措主要针对Equinox,但 GMC Terrain和雪佛兰Trax两款SUV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这也凸显出汽车行业的一大担忧:即将上市的SUV车型越来越多,汽车工业也将面临额外的麻烦。

通用汽车发言人丹·弗洛里斯(Dan Flores)在接受CNBC电话采访时证实,该公司计划将墨西哥圣路易斯波托西工厂的三个班组撤掉一个。该工厂生产的Equinox、GMC Terrain和雪佛兰Trax SUV都会减产。通用位于安大略省英格索尔的一家生产Equinox的工厂也将在9月底停工。

弗洛里斯表示,这家汽车制造商将“专注于有利可图(产品)的销售,希望做一些具有很好商业价值的事情。我们致力于以负责任的态度经营业务。”这位发言人的话术与博拉在多个场合的言论一致。

博拉曾多次表示,通用汽车不会重蹈经济危机时期的覆辙。当时,通用没有及时削减产量以适应需求的下降,而是依赖越来越多的激励措施,导致亏损不断增加,最终破产。

福特也在声明中重申了类似做法,称下个月将对其安大略奥克维尔工厂的运营进行限制,称其为一种“保证生产与消费者需求长期匹配的做法”。这家工厂主要生产四款SUV:福特Flex、福特Edge、林肯MKT和林肯Nautilus。该工厂约有200名工人不再需要工作,该公司称可能会进一步裁员。

与此同时,本田也计划在其俄亥俄州马里斯维尔工厂减产Accord和Civic两款车型。

另外,日产近几个月削减了在密西西比州坎顿工厂的产量以及在墨西哥的运营,同时还向数量不详的美国员工提供自愿买断。这家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7月宣布,计划未来三年内将全球产量削减10%,同时裁员1.25万人。

该公司CEO西川广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严峻。”一位美国发言人表示,日产已经在美国市场做出了必要调整。一些分析师表示,该公司可能需要进一步削减产量,该公司今年前七个月的销量下降了8.3%。

放眼整个汽车行业,最大的产量缩减集中在乘用车领域。例如,通用汽车去年11月宣布,计划关闭北美的三家装配工厂,同时放弃一系列轿车,包括雪佛兰科鲁兹和Impala,还有凯迪拉克CT6。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工厂已经关闭,一家底特律工厂也仅计划运营到2019年前期。

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表示,在其与通用汽车的谈判中,两家工厂的命运将是一个关键话题。去年12月在国会大厦举行的会议中,博拉表示,通用不打算改变决定,但已经为洛兹敦工厂安排了一位买家。

令行业内观察人士担心的是,有迹象显示,一些市场对SUV的需求可能正在趋于平稳,福特最近削减了四款SUV的产量也说明了这一点。

Autotrader的执行分析师米歇尔·克雷布斯(Michelle Krebs)表示,令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尽管人们仍在谈论SUV的惊人销量,但市场已接近饱和,库存正在增加,同时激励措施也在增加。”

由于今年销量下滑,行业规划师们一直在积极设法管控汽车库存数量。克雷布斯指出,这些数据目前正攀升至正常水准的高位,7月底美国市场的平均库存天数约67天,较5月增加了3天,正常情况是接近60天。

一般来说,汽车制造商会依靠激励措施来降低库存。但是,库存数字还在持续上升。考克斯汽车公司(Cox Automotive)的研究显示,今年7月,每辆车的平均返款为3911美元,同比增长4%。与此同时,对于一些皮卡产品来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1万美元,甚至更多。

但IHS Markit首席分析师斯蒂芬妮•布林利(Stephanie Brinley)表示:“这是一个对10年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的行业。在经济大萧条时期,他们不断增加补贴,以保持工厂的运转和产量增长。但后来他们发现,盈利能力受到侵蚀,难以为继。”

布林利表示,现在汽车制造商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做到“积极主动”,利用产量缩减来实现销量和库存的平衡,而非坐等变成“被动”。

几位业内高管表示,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可能对美国经济,尤其是对汽车市场产生很大影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最新举措之后股价大幅下跌也证明了这一担忧。

此外,汽车行业还面临着其它问题。J.D. Power报道称,新车价格已达到创纪录水平,7月份,新车平均售价约为3.3万美元,这比一年前的售价涨了约1400美元,很可能会把一些潜在买家逐出市场。目前,市场中存在大量“几乎全新”的退租车辆。Edmunds的数据显示,汽车利率已飙升至6%左右。

普兰特·莫兰公司(Plante Moran)负责人大卫·安德里亚(David Andrea)等分析师认为,除非出现经济崩溃,否则不会有更多的工厂全面停产。

他表示:“汽车制造商在市场走弱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更强的纪律性,但你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临时产量削减,以控制库存,减少激励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