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全面部署推迟,小科技公司将如何“进化”才能避免灭亡?

(本文编译自Reuters,作者Alexandria Sage ,图片来自Automotive News)

2017年,硅谷初创企业Phantom Auto成立。像许多软件供应商一样,它也将自己的命运与自动驾驶汽车紧紧捆绑在一起。该公司当时认为,数年之后,它们的技术会应用于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之中。

但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大规模部署时间表的推迟,Phantom的业务没有应用到马路上穿行的汽车,却应用到了人行道上的送货机器人。

自动驾驶的未来比全球汽车制造商和通用、Uber等科技公司最初承诺的要遥远得多。事实上,Phantom并不孤单。自动驾驶生态系统中的小公司也正面临这一残酷现实,努力寻找替代性应用。

一些公司转向了送货机器人,也有一些公司帮助农场、建筑工地或机场部署自动驾驶车辆。

用Phantom联合创始人埃利奥特·卡茨(Elliot Katz)的话来说,自动驾驶出租车仍然被认为是行业的“巨大机遇”,但转向创造性的新方式来应用辅助驾驶技术,可以在自动驾驶汽车大规模上路之前的空窗期内带来即时收入。

行业分析师预测,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大规模部署到2030年将达到2万亿美元的规模。但是,由于成本、复杂性以及尚未解决的法律和监管问题,目前看来,我们距离这一目标还很遥远。同时,在一些有明确边界的区域,自动驾驶汽车的小规模推广也将很快到来。

再回到Phantom的例子,它的远程操作技术可用于安全需求不太高的任务。在自动驾驶汽车出现故障时,人类操作员可以在几英里外接管车辆。

从明年开始,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商品配送公司Postmates将使用Phantom的技术,使用100多个机器人穿过人行横道,为客户配送午餐、零食或其他商品。这也是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到非汽车领域的例子。

“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今自动驾驶技术在哪些领域可以部署。” 卡茨向路透社表示,“关键是要为近期、中期和长期选择合适的机会。”

IHS Markit汽车技术研究总监埃吉尔·胡里奥森(Egil Juliussen)表示,将同样的技术应用于机器人等非汽车领域是一条更简单的市场路径,也可以推动公司的人工智能技术发展。

今年7月,法国自动驾驶班车制造商Navya公布了财务目标,同时宣布向其他公司出售其技术的新战略。该公司首席运营官杰罗姆·里戈(Jerome Rigaud)向路透表示,监管方面持续的不确定性是这一决定的催化剂,去年预期客户的车队订单也因此受到影响,致使该公司未能实现2018年的营收预期,最终导致公司创始人兼CEO被免职。

Navya仍计划在明年年初前在没有安全驾驶员在内的情况下测试其自动驾驶班车,它目前在监管环境宽松的领域看到了新机遇:在机场、工业区和建筑工地以较低速度运输货物,或者应用到农业领域。

硅谷风投公司Synapse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埃万盖洛斯(Evangelos Simoudis)表示,风投公司认识到完全自动驾驶需要更多的钱,获得高额回报所需的时间也很长。在此期间,规模较小的公司也面临风险。

“如果他们足够灵活,可能会为了生存而转向周边技术领域或更激进的领域,但无论如何,会有一段时间经历重大变化。” 埃万盖洛斯说,“死亡率将相当高。”

他认为,对于寻找自动驾驶软件替代应用的公司来说,最佳选择是仿真、数据标注和数据管理相关的软件。

专家们一致认为,软件公司比硬件制造公司更有能力进行调整。激光雷达是一种利用激光脉冲帮助车辆“看见”的关键部件。由于一些公司难以筹集到新资金,这个拥挤的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些整合。数字地图也是一个需要整合的成熟领域。

近年来,汽车制造商们收购很多初创企业,例如,Strobe Lidar和Princeton Lightwave,这两家公司于2017年分别被通用汽车和 Argo AI收购。今年年初,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收购了Blackmore Lidar。

8月,食品快递公司DoorDash也收购了初创公司Scotty Labs。后者是Phantom的竞争对手之一,也在做自动驾驶汽车远程遥控技术。两名知情人士对路透表示,Scotty Labs失去了主要客户Voyage,紧接着的融资困难导致其被收购。Voyage在封闭的居民区经营小型自动驾驶车队。

初创公司Ouster的激光雷达技术也可以在Postmates的机器人中找到。Ouster的高管们表示,从一开始就有意避免过分专注于汽车激光雷达。这家公司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Raffi Mardirosian表示,很多公司没有实现业务多元化,而是专注于“彩虹尽头的那一罐金子”,这使得它们在广泛部署自动驾驶汽车方面容易遇到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