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人驾驶汽车之战中迎战大型科技公司的传统汽车制造商

对于现代汽车未能跻身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前十名的行列,在韩国这个注重全球排名的国是着实不能忍受的。

多年来,这家全球销量第五大的汽车制造商一直落后于传统的竞争对手,同时科技巨头谷歌和百度在内的新竞争对手也都在奋力往前冲。

但最近在经历了一系列调整后,现代汽车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在这个关键的领域展开竞争,而且现代认为这将帮助其成为全球领先的汽车集团之一。

最近几周,这家韩国第二大公司宣布与中国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小马智行(Pony.ai)以及美国拼车服务公司Via合作,从11月4日开始将在加州发布一项自动驾驶出租车试点项目BotRide。

早前,现代与总部位于都柏林的汽车科技集团安波福签署了一项40亿美元的合资协议,承诺到2024年前将无人驾驶汽车投入商用,并承诺在未来6年向新技术投入350亿美元。

现代汽车零部件子公司现代摩比斯(Hyundai Mobis)自动驾驶汽车开发主管格雷戈里·巴拉托夫(Gregory Baratoff)表示,敲定与安波福的合作是现代汽车迎头赶上的“重要一步”。“现代及时找到了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可能已经没有那么多大型企业了。”巴拉托夫表示。

该公司的定位是成为一家不仅销售汽车的公司,还要涉足相关基础设施和技术,比如可以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能够指挥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其目标是实现各种消费者数据的商业化,并有可能将其应用于无人驾驶出租车和送货服务领域。

在处于转型的汽车业中,现代正面临着全球汽车制造商共同面对的两大抉择:一是自行开发自动驾驶技术,还是从供应商那里购买;二是自己运营交通服务,还是仅仅提供硬件。

分析师们表示,收购自动驾驶系统并向服务领域扩张将决定现代在汽车业中的地位。

现代在技术领域的投资印迹(2018~2019年)现代集团投资20亿美元 数据来源:Dealogic, 现代汽车

Waymo成为汽车制造商最大的竞争对手

GlobalData汽车业务主管阿尼米什·库马尔(Animesh Kumar)表示,凭借350亿美元的资金,如今现代汽车在未来技术投资方面已跻身“大众和丰田等顶尖企业之列”。

但即将到来的无人驾驶车辆催生了各种各样的初创企业,并推动了全球科技巨头和政府的投资,汽车制造商被这股浪潮从产业链的顶端拉下来,成为出行车队的硬件提供商。

由于(传统汽车制造商)在软件和相关技术方面不具备良好的专业技能,他们非常担心自己会迅速失去地盘和竞争力,被其它公司超越。”咨询公司麦肯锡首尔合伙人Seunghyuk Choi表示。

现代汽车的高管们敏锐地意识到,在推动汽车行业向无人驾驶汽车转型的技术和服务发展中,现代有必要参与其中。

在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现代新成立的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负责人Jeonghee Kim警告称,Waymo可能成为公司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而非另一家汽车制造商。

“一旦Waymo在移动市场占据领先地位,即便是最强大的汽车制造商也将不得不打一场硬仗。你必须先开始行动。”

根据Dealogic数据,为了应对这一挑战,过去两年里,现代汽车至少投资了20家自动驾驶公司,总计约为15亿美元,包括参与Uber的竞争对手Grab和Ola的融资,以及对中国人工智能集团格灵深瞳(Deep Glint)和武汉吉米智能科技公司(Wuhan Jimu Intelligent Technology)的投资。

但这些公司中没有一家允许现代使用他们的自动驾驶软件平台技术,而这正是安波福可以提供的。

经济性和监管仍是障碍

根据咨询公司Navigant Research的最新排名,在开发自动驾驶系统的公司中排名最高的是Waymo,它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子公司,接下来依次是通用汽车的自动驾驶部门Cruise,还有福特自动驾驶汽车。现代汽车的新合作伙伴安波福位居第四。

巴拉托夫承认,Waymo的技术可能会“进一步领先”,但他也说,作为在车辆制造方面保持低成本并大众市场的现代汽车注重的是提供让人买得起的量产车辆。

“我认为,在硅谷的初创企业中,这方面有时是缺失的,他们非常关注(现在)谁是最好的。现代在采取措施时是抱持非常现实和务实的态度的。”

分析人士一致认为,商业可行性问题往往被忽视。但许多人预计,商业化过程会在政府控制的基础设施、监管和标准方面遇到更大的障碍。

从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等美国各州,到英国和新加坡,多个国家和地方政府正在制定法律,允许无人驾驶汽车上路。中国的汽车制造商和开发相关软件及服务的企业,可能最终会占据主导地位,这要归功于中国中央层级的规划和庞大的规模。

“最重要的因素是立法环境,所有的责任、社会成本、保险、政策和法律。“中国可能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立法改革)基本上可以在国家层面上进行。”

现代无缘自动驾驶汽车排行榜(图说)资料来源:Navigant Research

谁将赢得比赛?

在与安波福合作之前,现代汽车已经与美国初创企业Aurora建立了合作关系。Aurora还与大众、拜腾和FCA合作生产自动驾驶汽车。

但这家韩国汽车制造商也希望打造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整个行业中不乏类似的举措,包括通用决定投资Cruise,以及福特决定投资Argo AI。

然而,业内人士警告称,很难判断竞争对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的进展,因为大肆宣传的试点计划往往是为了提升汽车的性能。

标准的行业测量方法也存在问题,比如说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人员干预之前行驶了多少英里,因为标准采用的数据来自加州,所以其中不包括没在加州进行测试的公司,比如福特。

不同的测试方法使问题更加复杂。例如,Waymo在比较安静的郊区进行测试,而Cruise则在拥挤的市中心地区进行测试。

目前,还没有哪家汽车制造商将自动驾驶汽车投入商业运营,自动驾驶汽车的上市日期一再被推迟,或是干脆被放弃。

Cruise原计划今年推出商业化车辆,但这一计划推迟了。最近与大众结盟并投资Argo AI的福特,仍计划在2021年实现大规模部署,而Waymo尚未确定公开发布的日期。

贝恩咨询分析师曾俊华表示,现代在自动驾驶上的投资也体现了汽车制造商进军新领域的风险,因为它们迄今只是“建厂,最大的风险还在于汽车销量的增加或是减少”。

“变化很大,不仅是商业模式和伙伴关系,整个金融结构、股权结构,他们看待投资回报的方式,投资的风险水平等都是不同的。会有一部分人成功,也难免会有失败。”(本文编译自FT相关文章,图片来自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