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开华:电动车的“绿色梦想”源于金属回收

“我想告诉每个有意进入电池市场的人:不要这么做,否则只是在浪费钱。只有前五家企业能够存活下来。”

这是格林美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中南大学兼职教授许开华对任何觊觎其领地的人发出的警告。

而许开华于2001年在深圳创立的这家公司采用了一种扩展的商业模式,从非洲和东南亚的钴和镍矿到大众和宝马的发动机产品都能看到其身影,这也使它占据了该行业供应链的中心位置。

除此之外,该公司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废旧电池金属回收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格林美登陆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中,还有着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和金川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一小批中国企业。这些企业相对低调,但他们对未来能源的使用已经有了清晰的战略规划。

比如,格林美在印尼设有工厂,这使其得以避开印尼对镍的出口禁令。而镍是生产电动车电池的关键原材料。

它还生产从镍、钴和锂中提取的高纯度化学物质。未来十年,随着全球汽车制造商的汽车电动化步伐继续加快,对这些化学物质的需求也将激增。

该公司称其制造了世界上大约五分之一的前驱体材料——用于电池阴极的化学混合物,在可充电电池中储存和释放电流。

领先的供应商

(格林美是中国第二大精炼钴生产商)

“格林美在电池供应链中‘地位独特’。”伦敦咨询公司Circular Energy Storage创始人汉斯·埃里克·梅林(Hans Eric Melin)在参观了这家中国企业的循环产业园后解释说,“它成功地利用了自己作为回收商的先期经验,成为领先的电池材料公司之一。”

在分析师眼中,格林美也深受青睐。彭博社调查的12家公司中,有11家对其股票给出了“买入”评级。

“当你创办一家公司时,你需要有一个愿景。而我知道,我们最终要靠回收来解决资源有限的问题。”2019年11月的一次采访中,许开华谈到了促使他从学术界转向商界的“绿色梦想”。

早在学生时代,考入中南大学的许开华专攻的就是金属回收领域。如今,他的目标是让公司达到收集并处理全国30%报废电动车电池的水平,这也意味着可以使越来越多的旧电池重新回到供应链之中。

“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电池回收。话题很热门,但能把它做好的人不多。”许开华说道。

回收的关键

(许开华)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预测,到2030年,大约有39000吨钴和125000吨镍将来自废弃电池。这有助于弥补开采量的不足,或减少因开采国局势动荡等因素的干扰。

拿钴来说,通过电池回收环节,将满足超过10%的预期需求。到2025年,格林美计划回收8500吨钴和19000吨镍。

尽管中国今年削减补贴后电动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似乎对电池回收企业产生了不利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同样意味着新的竞争者将很难找到立足点。

“对于电池金属,是有可探索的市场空间的。”许开华说,“但接下来还需要与客户建立合作才行。这对于新竞争者来说是难以解决的一大关键问题。”

10月,格林美与刚果(金)达成了一项为期5年的协议,将从该国最大的钴矿商那里获得很大一部分产出量。

这还不是它最重要的业务。该公司的投资战略一直专注于获得足够的镍,“2017年初,我们就意识到供应方面的问题将是镍” 。

而随着钴价上涨,中国企业纷纷前往刚果(金)锁定原材料,格林美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宜昌举行的行业会议上展出的粉末状电池材料)

其实,在印尼率先进行从采矿到钢铁的投资,从而颠覆了镍市场的是青山实业集团董事局主席项光达,许开华在这方面与项光达有过交谈。

如今,格林美发展成为集团企业,并把生产电池化学品的工厂建在了与青山不锈钢厂同一地点的印尼苏拉威西岛。

“他给了我参与其中的信心。”许开华表示,“青山在当地有工厂,港口、电力和道路的使用也不成问题。这样我们的成本就能降低一半,还不用直接和政府打交道。”

格林美的目标是在明年中期让工厂进行试运营,并在2021年达到全部产能的70%至80%。

此外,这两家公司计划在中国建立一家合资的阴极电池工厂,将位于全球最大的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的工厂附近。(文章&图片来源:Bloomberg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