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W要被联邦接管了?接管后对车企有何影响?

作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工会之一,UAW在2019年秋季的通用大罢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丑闻和新的诉讼接连传来,四面楚歌的UAW很可能最终会被联邦政府接管。

美国密西根州东部的联邦检察官马修·施耐德(Matthew Schneider)1月9日表示,UAW的刑事案件结束后,尽管目前看来还远远不会结束,联邦政府就有可能介入监管UAW。

“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推进刑事案件。”他说道。

施耐德指出,“在那之后”,“我们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来考虑接管。“所有的选择都已提交讨论,接管只是其中一个选择。”

那么,联邦政府接管后的UAW会是什么样子?

施耐德表示,从同意令的签署到领导人的选举方式的所有东西都会改变,整个过程会更加民主。

如果真的被收购,通用可能会是最大赢家,在底特律三巨头中,通用与工会的关系最为紧张。联邦接管后,如果真的以一种“更民主”、更廉洁的方式运作,工会合同中的条款对车企的差异化影响将会减弱。


美国密西根州东区检察官马修·施耐德

“情况是这样,司法部不会把自己的要求强加给UAW……这必须是一场友好的讨论,比如我们怎样能达成一致,何时达成一致。” 施耐德在12月份说道,“再说一次,一切还在进行中。这些事情需要讨论和谈判,而且要有良好的协商。”

目前,联邦政府正集中进行刑事调查,这场调查已牵扯到13位前UAW领导人和FCA高管,触发辞职潮,UAW三任总裁接连受到调查,最新受到牵连的是罗里·甘布尔(Rory Gamble)。

自从UAW前任总裁加里·琼斯(Gary Jones)因丑闻下台之后,甘布尔开始担任代理总裁。上台之后,甘布尔一直进行反腐改革,努力挽救这一危机四伏的工会。劳工监管机构普遍支持他的举动。

琼斯和他的上一任丹尼斯·威廉姆斯(Dennis Williams)都以未具名的“工会领导人”的角色卷入腐败丑闻。根据知情人消息和法庭记录,检方指控琼斯、威廉姆斯等人盗用了150多万美元的工会资金。


UAW总裁罗里·甘布尔(左)和前UAW总裁加里·琼斯(右)

64岁的甘布尔是土生土长的底特律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电焊机夹具维修工。

据知情人士透露,甘布尔并非此次腐败调查的主要目标,尽管联邦特工正在调查甘布尔、已经退休的UAW副总裁吉米·赛托斯(Jimmy Settles)和一个名叫杰森·戈登(Jason Gordon)的供应商之间的财务往来。赛托斯现在为底特律市长迈克·达根(Mike Duggan)工作。

具体而言, FBI正在调查该供应商是否向UAW领导人提供现金回扣或贿赂,来换取小装饰品合同。目前,FBI正在调查一个消息的真伪,该消息称所有贿赂可能由中间人在底特律希腊城的一个休息室移交。

甘布尔坚决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承诺,自他去年接任UAW总裁以来,UAW内部一直保持透明和审查制度。

“我想向所有工会成员和工作人员说清楚这一点: 如果我不能承受这份工作会带来的审查,我就不会接受这个职位。 ” 甘布尔回应道。

甘布尔承认他与戈登的公司Custom promotion有合作,但这是因为该公司是工会的供应商,否认存在不当的财务关系。

“在与这家供应商合作的这么多年里,他们从未以任何职业以外的或可疑的方式接触过我,我也从未要求或接受过这家供应商或其他任何公司的任何现金或回扣。我也从未以任何职业以外或可疑的方式接近他们。”甘布尔说道。

此外,他表示,在成为工会福特部门副总裁时就制定了“对所有超过5000美元的采购实行严格的三标程序”,任何成功的竞标都需要在竞争程序中获胜。

甘布尔称,他从来未要求任何供应商为他的慈善组织GIVES捐款,这符合新的工会政策,且这一组织已停止运作。他表示,慈善组织所有的收入都用于帮助无家可归的人,并为贫困儿童提供午餐。

“我将继续对任何涉及我个人或工会的问题保持透明且直接的态度。工会已受够腐败领导人的折磨。”甘布尔写道。“作为总裁,我唯一关注的是加强工会的财务控制、监督和核算制度,最重要的是恢复工会成员的信任。”

在就任总裁的第一周,甘布尔就讨论了联邦接管的可能性。 “我们打算尽我们所能,证明我们能够管理好我们的业务,”他在11月表示,“…政府会做政府要做的事,但我的工作是确保无论谁进来,都会看到一个廉洁的工会。”

检察官施耐德表示,涉及UAW腐败的举报仍在不断浮出水面。针对UAW的调查并不是要像一些批评人士所说的那样给劳工运动抹黑,而是要增强法律执行力,给工会成员争取到应得的东西:诚实的领导层。

“无论何时,在一个大型组织中有犯罪行为,都很重大。我们需要确保这些实体,不管是工会还是企业,都在为人民服务。” 施耐德说,“工会的宗旨是为工会的男人和女人服务,而不是为了满足领导层的需要或愿望。”

施耐德还谴责了UAW和FCA之前的说法,即腐败调查只涉及少数坏角色。

“我认为,公共记录已经表明不只是那几个人。之前的案例表明,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如此关注它的原因。” 施耐德说,“当贪婪取代了你的职责时,那就成了问题……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

如果源源不断的新指控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那么普通百姓也不能?

“现在我们从公众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消息……我们得到了很多提示,”施耐德说,并补充道,“到目前为止,这些信息真的很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