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戈恩现身日本街头,路人会怎么做?

(本文内容综合编译自Bloomberg,图片来自Bloomberg,Reuters)

北京时间2020年1月8日21点,从日本逃往黎巴嫩的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该国首都贝鲁特举行了发布会。

在这场信息量巨大的发布会中,戈恩的这样一番话令人印象深刻。戈恩表示,尽管日本检方一直把他抹黑称一个“冷酷、贪婪的独裁者”,但他的形象并没有因此崩塌,日本人民依然爱他。

果真如此吗?真实情况可能会复杂得多。

20年前,他挽大厦于将倾,把日产从亏损中拯救出来,获得了“成本杀手”的美誉,成为日本最受尊敬的企业领袖之一。

但对这个国家的许多人来说,他在2018年因金融不端行为被拘留给人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他失去了管理魔法,开始变得贪婪。最重要的是,对于一个崇尚法律和秩序的国家来说,他违反了规则。

“路边的人不会前一秒还在庆祝这个外国人(供职日产)17周年,后一秒他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坏蛋。”戈恩在发布会中说道。

他还回忆起自己在保释期间,走在街头,遇到他的日本人会说,“我们为你在这里遭受的一切感到抱歉。”“加油,戈恩先生! (Ganbatte kudasai Ghosn-san!)”

这样看来,戈恩可能没能像他在担任日产高管期间那样,敏锐解读到当前日本公众的情绪。

“最大的问题当然是戈恩逃走了。”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肯尼斯·麦克尔韦恩(Kenneth McElwain)说道, “他能这么做,因为他很有钱,而且还是个外国人,这可能会给人留下‘欺骗’的印象。”

 “我大致的感觉是,人们对戈恩没有那么多同情。” 麦克尔韦恩说道,“我认为,人们对富裕的白领被告人没有多少默认的同情。”

戈恩在发布会中表示自己仍然爱日本,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日本度过。但在发布会中,他又将自己的突然被捕比作二战中日本偷袭珍珠港,这种挑衅性言论对问题改善并没有什么帮助。

“戈恩的讲话很无聊。”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前经济顾问高桥洋一(Yoichi Takahashi)在一条点赞数量很高的推特中写道,“戈恩认为,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戈恩想要向日本民众传达这一示好的消息也不容易。大多数日本媒体报名参加发布会被拒,戈恩称他只允许“客观的”日本媒体参加。他的发布会时间是日本当地时间晚上10点,这是电视台优质节目播放的高峰期。

一些国际大新闻也冲淡了人们对他的关注。发布会的第二天(1月9日),伊朗对美国军队的反击迅速登上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日本媒体的早间八卦节目关注的也只是他的大胆逃脱,而不是他所声称的日本司法系统受到操纵或是他作为汽车业巨头的遗产。

发布会中,当他开始讲话时,只有规模较小的几家主要广播公司会转播。当他开始用四种语言讲话时,同声传译也难以跟上他的速度,日语不在其中。

“他可能已经成为过去,”日本汽车业专家Mitsuhiro Kunisawa说,“他不会在日本做任何新的事情。”

戈恩的薪水是整个事件的核心,也是引发公众负面情绪的一大因素。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他在日本的薪酬都过高。在日产任职期间,他常常是日本薪酬最高的社长,其薪酬是丰田社长丰田章男的好几倍。

戈恩还指责日本检方在他被捕后持续泄露他的私人信息,把他刻画成一个对高薪水永不知足,生活奢侈的人,他的团队也很难控制整个舆论。

去年3月,戈恩被保释。朝日电视台(TV Asahi)针对这一事件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4%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以金融犯罪的罪名将他关押近4个月,只有25%的人反对延长拘留一个没有犯罪的人,但这是在他逃离日本之前。

“作为一个日本人,这件事让我抓狂。”投资者兼评论员山口洋平(Yohei Yamaguchi)在戈恩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不久的富士电视台(Fuji TV)深夜新闻节目中说道。

鉴于戈恩违反了保释条件,持有黎巴嫩护照的他似乎不太可能再次踏上日本的土地。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也没有表示会将把他遣返。

日本著名投资人和评论员Takafumi Horie表示,随着戈恩的影响力逐渐消失,公众情绪可能会发生转变。

“日本人民可能会说他们很生气,但他们并不是真生气。” Kunisawa说,“戈恩又不是偷了他们的税,除非你是(日产)股东,否则他不会对你个人造成任何损失。”

“即使是现在,如果戈恩在日本街头和一个普通日本人打招呼,他们也会回复他,而且很可能会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