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mo未来几年内不会去掉安全司机,但是悄悄变成了这个职位

(本文内容编译自Bloomberg ,图片来自Automotive News)

2019年10月, Waymo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开始在没有安全司机的情况下,在凤凰城测试自动驾驶出租车。该公司在公共道路上完成的2000万英里测试中,几乎所有的测试都有安全员在内。

但是开启没有安全员的真正完全自动驾驶测试并不意味着Waymo要彻底去掉安全员。

事实上,去年夏天,Waymo与Transdev北美公司悄悄敲定了一份多年期的合同。这家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向机场和城市市政机构提供巴士司机、有轨电车售票员和其他运输工人。这也说明, Waymo未来几年的自动驾驶仍需依赖安全员。

“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我们不断扩张,开始在一些新领域开展业务,车辆运营人员至关重要。” Waymo运营主管洛基·格拉夫(Rocky Garff)曾表示,“他们是我们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一部分。”

但是,Transdev与Waymo的合同没有为后者的自动驾驶业务提供“运营人员”,而是提供“试驾服务”,这是一个微妙但关键的区别。也就是说原来的“安全司机”换了一个新的名字——“试驾员”。

Transdev取代了之前给Waymo提供司机的劳务派遣公司。根据之前公司的安排,司机每次只能工作两年,中间有六个月的休息时间,这一规则也避免了Waymo成为他们的雇主。新的合作为司机和Waymo之间提供了更多的法律空间,司机也可以作为Transdev的雇员无限期地留在公司。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透露,该交易第一年的价值为数千万美元,最终这一数字可能达到9位数。

职业发展

Waymo会要求竞标者保证司机的雇佣形式为全职员工,并阐明职业发展战略。“我们正在努力为这些运营人员提供更清晰的职业发展道路。” 格拉夫说道。

在Waymo签约Transdev之前,许多司机的目标是在任期结束前成为Waymo的员工,也被称作“白色徽章”(white badge)。

“每个人的梦想都是通过Waymo变成一名全职员工。”26岁的司机摩根(Morgan)说(应要求不公开其姓氏)。2018年夏天,摩根通过Adecco在美国的公司开始为Waymo工作。这家人力资源公司为医院、仓库、工厂和呼叫中心提供约7万名临时工。Transdev与Waymo达成交易之前,Adecco一直是后者自动驾驶汽车安全司机的主要来源。

摩根表示自己很高兴看到合作方换成Transdev。随着一周年的临近,他开始寻找其他工作。他表示Adecco夸大了Waymo正式雇佣他的可能。“我记得在我的面试中,他们说,‘三个人刚刚成为正式员工,’但他们没有提到车队的规模,被聘用的职位,以及有过什么样的经验。”

Adecco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回应,这与公司的政策和程序不符。声明称:“我们很清楚,我们在Waymo的角色是暂时的,不是那种临时工会被正式录用的职位。”

两名曾在Adecco工作的司机告诉彭博社,他们也希望能在Waymo直接就业。(由于担心影响未来的就业前景,司机们要求匿名。)但员工职位稀缺,竞争激烈,晋升过程不透明。Adecco的管理人员正式负责绩效评估,但很少露面。

“我从来没去过Adecco的办公室,除了上交我的徽章和设备。” 其中一名司机说, “一直都是跟Waymo打交道。”

Adecco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员工层的反馈基本上都是积极的,我们的员工关怀团队完全致力于解决他们的问题、意见或担忧。”

劳工问题

Transdev作为雇主也有争议。近年来,该公司在美国运营的公共交通服务行业多次遭遇工会罢工,其中包括2015年凤凰城的那一次长达一周的罢工,当时双方在薪资、公司福利政策和如厕时间等问题上的谈判陷入停滞。Transdev还面临着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针对工作环境的投诉。

在Waymo提供的一份声明中,Transdev北美CEO 雅恩·勒里什(Yann Leriche)表示,此次合作将创建一个“专注于安全、质量、员工激励和积极客户体验的高效运营环境”。

加利福尼亚大学法学教授维纳·杜巴尔(Veena Dubal)表示,科技公司往往会尽可能少地招人,部分原因在于避免法律责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一份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工作,有一定物理风险。

杜巴尔表示,如果一辆有“试驾员”在内的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事故,Waymo可以辩称,它特别选择雇佣Transdev的员工就是因为该公司在试驾方面很专业。“他们可以雇佣所有人,保护他们,然后说,‘这就是在自动驾驶世界做生意的成本。’”她说。

Waymo对此拒绝置评。

“改变未来”

尽管对Adecco多有怨言,但接受采访的司机们表示,Waymo“试驾员”的工作还不错。

“我不仅可以整天开着一辆很酷的车到处跑,”摩根说,“我还正在做一件我认为会改变未来的事情。自动驾驶使道路更加安全,受益人不只是我自己,自己的孩子和其他人的后代也会更安全。”

在Adecco,最低工资约为20美元/时,其中大部分时间是作为一名“乘客”在阳光明媚的凤凰城郊区兜风中度过。“我告诉朋友们,这是我发现的最大骗局。”一名前司机表示,“给了一大笔钱,却只做了一点点可怕的工作。”

根据多位以前司机的说法,这项工作最大的困难是在单调、重复的驾驶过程中保持警觉。其中一个司机休息时会做开合跳,摇下车窗,打开收音机来消除睡意。“你会被播客吸引。”另一个司机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时刻保持警惕。“我们中甚至有人车内吃得很饱,这很不安全。”

也有一些司机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他们工作的核心矛盾。 “我们的目标就是努力消灭自己的职位,每天一想到这个,就会觉得很奇怪。”一名司机说道。

保留白色警徽是Waymo提醒司机的众多方式之一,它希望有一天自动驾驶汽车不再需要他们。司机和乘客都被要求尽量减少互动。“这是一次非常尴尬的经历。”一名司机说,“他们被告知不要和你说话。他们应该把车当作完全无人驾驶的交通工具。”

“你可以打个招呼,”另一个人说,“然后你将安静地模拟一辆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