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股价破纪录,马斯克离500亿美元薪酬奖励又近了一步

要么全给,要么一分没有

随着特斯拉的股价首次突破500美元,不少媒体简单换算了一下,就说特斯拉97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超出福特与通用汽车这两家老牌车企市值之和。

另一方观点则认为,特斯拉的股价飙升是科技泡沫的再现,让人回想起2000年3月结束的互联网股最后一搏。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这也不是重点所在。

对于前半句话,如果衡量得当,特斯拉仍是这三家公司中市值、规模最小的一家。

这需要将股票估值加到公司的债务负担中,然后减去现金。这样算的话,特斯拉大概是1020亿美元;通用价值约为1270亿美元;福特约1150亿美元。

因此,从市场角度来看,福特的市值比特斯拉高出15%左右,通用的市值又比福特高出约100亿美元。

至于后面这半句,特斯拉股价上涨对马斯克本人有多重要,这是我们想要讨论的地方。

整整两年前的2018年1月,特斯拉董事会给马斯克设计了一个薪酬奖励新模式,替代此前按照汽车销量和销售毛利来计算的薪酬标准。

新奖励措施以10年为期限划分成了12个完成阶段,从特斯拉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开始,为第一阶段,接下来按照每增加500亿美元为一档,到2028年,完成6500亿美元市值的目标。

第二部分则是要达到公司收入和调整后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目标。

每完成一个阶段两部分的目标,马斯克将得到相当于特斯拉1%已发行股票价值的股票期权,约为169万股。

说白了,要么全给,要么一分没有。等到了2028年,在不考虑员工股票奖励或被收购等其他情况下,如果最终目标实现了的话,意味着马斯克有可能获得约558亿美元的回报。

在这一要求被提出来的时候,特斯拉价值590亿美元,几乎不存在盈利。

两年过去了,如果特斯拉股价继续上涨,到达每股554.80美元,那么公司估值就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接下来,这一水平只需再保持半年时间,马斯克的首个薪酬奖励目标就可达成,大概值3.5亿美元。

周二(1月14日),投资银行杰富瑞将特斯拉的目标股价上调至600美元,称该公司是“市场认可度不断提高之际,唯一一家在电动车领域取得成果的制造商”。

即使与科技股相比,特斯拉的企业价值增长倍率预期也相当高:亚马逊为18.6倍,苹果为15.4倍,特斯拉达到了27.3倍。

“让人诧异的是,都到2020年了,美国、欧洲的主流车企仍然没有可以与特斯拉竞争的产品。”奥沙从CES出来后表示,“特斯拉的竞争定位非常棒。”

要知道,2019年5月特斯拉的股价仅为每股185美元,甚至不到2017年6月的一半。那么,过去的这7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2019年中期,特斯拉股价曾暴跌4.2%,此前该公司公布的季度交付量也低于马斯克大肆宣传的数字。

但一位选择了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机下调特斯拉评级的分析师有些悔恨,“真希望我没这么做。”摩根大通的乔·奥沙(Joe Osha)说道。

奥沙的举措一开始看起来很精明,可到了2019年10月底,亿万富翁马斯克用盈利报告震惊了华尔街。

紧接着,在中国建厂、发布Cybertruck和Model Y车型交付临近事件一个接着一个,特斯拉的股价上涨一倍多,14日收于创纪录的537.92美元。

特斯拉2019年共交付300600辆Model 3,仅在第四季度就交付了超过92000辆Model 3。仅第四季度,Model 3销量几乎是宝马3系全年北美销量的两倍。

如果特斯拉在中国的产量和销量大幅增长的话,说它正在崛起没毛病。

但可以肯定的是,麻烦即将出现。Model S和Model X的销售基本上停滞不前,尽管这两款车仍是其非常有利可图的产品。

除此之外,多个汽车市场正处于低迷期,特斯拉的巨大押注并非十拿九稳;完全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情没有准确时间表;爱用推特的马斯克本人则永远是个不确定因素。

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企业来说,目光短浅不是可行之举,但特斯拉似乎又走了另一个极端。马斯克总是试图超越未来,至于这是否会是一笔好买卖,投资者只能自行斟酌。(文章&图片来源:FT、The Independent、Jalopnik、Bloomberg、The Economic Times,作者:Peter Campbell、Tim Mullaney、Erik Shilling、Craig Trudell、Taylor Rig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