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咖啡和茶代酒,2019-2020中国汽车跨年三人谈(一)

编者按:

2019年12月29日晚上,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贾可博士邀请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中德诺浩汽车教育研究院院长孙勇,汽车产品定义专家、SoCar汽车数据工场CEO张晓亮做客汽场视频节目《贾可时间》,进行中国汽车跨年三人谈。


他们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总结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深度变革,共话2020年新趋势展望,得出的共同结论是中国汽车市场确认进入下滑通道,但不管未来几年宏观大形势如何,微观上的努力依然能够改变命运,而且他们相信“洗牌的过程就是产生品牌的过程”。


贾可(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又到了跨年对谈的时候了。今天是2019年结束的时候,2020年马上就要开始,这次跨年对谈,我们请来了两位资深的汽车行业专家,一位是汽车行业的资深观察家孙勇先生。

孙勇(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中德诺浩汽车教育研究院院长):大家好!

贾可:还有一位是汽车行业知名的产品定义专家张晓亮先生。

张晓亮(汽车产品定义专家、SoCar汽车数据工场CEO):大家好!

贾可:今天我们想谈谈对2019年的回顾,通过回顾也能够对2020年以及未来更远的汽车业进行一个展望。我记得上一次跨年对谈的时候,我们说2018年是 28年来中国汽车市场第一次下滑,而且下滑幅度大概是不到3%,约2.8%。

2019年的最终统计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估计下滑幅度已经到了将近10%。在这样的一个市场情况下,在这么一个继续下滑的时候,让我们来回顾一下2019年。


确认进入真正下滑的周期

孙勇:应该说,整个汽车市场的2019年是大家觉得很不平凡的一年,新闻事件非常多,但是新闻事件的大背景与市场走势有非常紧密的关联。我们看到了有的整车厂面临着困境,一些零部件厂商也出现了裁员,还有经销商集团的破产。


2019年9月,昔日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破产重组。12月,重组计划获批,ST庞大进入重整执行阶段 


贾可:(庞大集团)破产保护。

孙勇:对。破产保护。这些都是在这个过程中、背景下出现的。我觉得非常关键的是,所有汽车行业里面的人,大家对于2019年,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2019年不是2018年下滑2.8%那么一个小的变化,而是2019年的汽车市场已经正式进入一个下滑的周期。刚才贾博士也讲了,从1月份到10月份下滑幅度已经接近10%了。

贾可:1到11月。

孙勇:对。1月到11月下降10%,肯定今年(2019年)应该在10%左右。一直从去年(2018年)的2808万辆可能减到2500万辆左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有汽车行业的人到今天,应该说大家没有怀疑了,汽车市场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真正下滑的周期。

贾可:也就是说,2018年底的时候,大家觉得市场下滑有可能是暂时的、偶然的,怀有一种侥幸的心理,对吧?

孙勇:对。

贾可:现在到2019年底的时候,大家确认了这件事,好像下滑确实是一种趋势。晓亮,刚才孙总很快就把2019年包括未来宏观的汽车市场趋势确定下来了,我们都知道,国威破产重组,包括庞大破产重组,最近还有比克动力电池也陷入了连环债务。

张晓亮:是的,连动力电池也出了这样的问题。其实可能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像去年(2018年)我们主要是焦虑,但是实际上大家害怕的是这种坏消息——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消息有多坏。


但到今年(2019年),其实很多东西已经被确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还是有很多公司或者企业在正增长,比如像我们看到的,日系车在整体份额在上升,包括BBA,还有红旗,也包括一些表现不错的新势力,像蔚来,在40多万元的价位上也能卖得不错。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仍然是有一些能够正确把握这种趋势,能够在这种新的存量市场上,找到自己增长来源的公司。

贾可:也就是说2018年的坏消息,今年(2019年)进一步确认,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虽然在2019年我们看到有很多坏消息发生,但也不必因为宏观大势觉得有过多的沮丧,因为还是有很多好的企业,实际上你刚才说的是日系和德系吧?

张晓亮:对。

贾可:增长的还有吉利,对吧?

张晓亮:对,包括奇瑞、红旗。

贾可:长安也止跌,开始上升。

孙勇:据我观察,20多年来中国汽车市场一直处于高速增长期内,在这高速增长期内,我们曾经说过很多次结构调整,实际上那个时候的结构调整,我觉得还不是真正的结构调整,只是说当某一个产品类型比较好卖的时候,大家可能去做那些产品,只是产品结构上有些变化。


也就是,可能大家都去做SUV了,轿车在占有率的增长上就不是那么快了,有这种调整,但是真正的汽车产业结构调整,只会发生在市场下滑的时候。

地方政府填不掉这个坑

贾可:我们知道今年(2019年)像力帆、众泰、银翔、君马都出现了问题,包括华泰,我几年前就说过华泰永远处于最后60秒,但是这个60秒特别漫长,氧气管子不拔,这个植物人一直死不了。


你觉得这一轮政府会不会挽救他们,还想办法不给他们拔管子?你觉得各级地方政府能撑得住吗?这管子会真正拔掉吗?

孙勇:我觉得这一次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以前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原先我们讲的市场有调整,应该叫周期性调整,短暂的周期性调整。可能由于外在宏观经济的影响,可能是国外金融危机影响到中国,企业出现了业绩下滑,完了之后,可能大家觉得再过两三年就好了。


这一次调整,我觉得不是周期性调整,而是一个趋势性调整,可能我们现在这个市场在下滑,下一步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走,走到一定程度之后,可能还有一个盘整期,再有一个微增长,是这么一个趋势。


它不是说今天不行,三年之后,咔嚓我们就反弹了,不是这样。在这种背景下,我看所有的地方政府慢慢地都会形成一个认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现在的地方政府的管控已经不像以前了,首先是地方政府自身的能力;其次地方政府能不能去投资扶持一个企业,支撑到周期性调整结束,估计也不像以前了。所以说一个是市场调整从周期性变成了趋势性;一个是地方政府本身的钱或者政府在现在的管控环境下,它的融资平台还能不能干这个事儿?


 2019年1月14日,君马MEET5从众泰贵港基地下线。广西贵港市是众泰遍布全国的十多个基地中最新一个,也是这家濒临倒闭车企的又一根救命稻草


张晓亮:其实换句话说,这些企业本身它不是一个零资产或者正资产,而是负资产,相对于先把这坑填上,然后再去把它救活的难度,还不如推倒重来重新做一个。

孙勇:我的判断就是刚才贾博士讲的,政府可能会出手,在2019年,我们已经看到有几个出手的案例。比如众泰出现了问题,地方政府现在已经掏了30多亿元。

贾可:还有银翔,在重庆。

孙勇:对。银翔也进行了重组,地方政府也发挥了作用,但是我们看到政府的资金进入之后,这个企业并没有发生变化,这就让政府下一步还继不继续干这个事儿,做出了新的思考。

张晓亮:(地方)政府填不掉这个坑。

孙勇:政府会做一个新的思考。

贾可:2019年,我们看到实际上中央政府没有出手,以往还有各种实际的政策,硬措施,直接掏钱,然后促进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2019年好像没有太多硬的举措。

张晓亮:这里边就有一个问题,以前大家跑马圈地,是因为有大量的人想要买车但还没有买车,但现在我发现这部分人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市场的这种扩张期快结束了。所以这个时候靠政策刺激大家去提前买车这件事情,本身的效率就在下降,或者换句话说,鼓励大家买车就变成了提前换车,其实这个效率是很低的。


宏观对微观企业并不重要

孙勇:所以,其实现在整个汽车行业在确认了已经进入下滑趋势的情况后,会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存量市场上面对结构调整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贾可:这里头两个话题,一个我们能不能先做一个预测,比如说这一轮下滑的趋势或者是下降通道,什么时候是底,我们能得出结论吗?


2019年中国汽车 市场连续第二年负 增长。宏观经济增 速放缓,让汽车市 场进入了调整期。但对于存量市场巨 大的汽车产业来 说,微观车企个体 强劲者依然能够逆 风成长 


孙勇:我自己有一个大概的判断,我有一个观点,就是以五菱宏光汽车销量大幅度下滑为标志,中国第一轮普及性购车已经基本结束,置换成为购车的重要推动力,而当置换成为重要推动力的时候,我们整个汽车市场与经济走势就密切相关了。


现在我们如果要推断这一轮调整下一步趋势会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分析宏观经济走势,至少是我们现在得出的结论,宏观经济是L型的这么一个判断,就是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大家都认为经济进入到了下降通道。

张晓亮:GDP增长在6%左右了。

孙勇:对。现在今年(2019年)已经是到6%这个层级,明年(2020年)如果说经济会向下突破6%,那说明这个市场会进入到一个新的平整期进行调整。所以我觉得有可能这个底应该在2021年左右,可能会再次延迟,基本上在2021年或者2022年。

贾可:这个宏观经济形势我们就不讨论了,因为什么呢?决定它的因素太多,另外包括中央一直强调结构调整、供给侧改革,有时候对于GDP的数字,现在也不是那么看重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可能这个宏观经济对于整个国家非常重要,但是对微观的企业来讲并不重要,为什么?


刚才我们已经说到了,像日系、德系,像一些好的自主品牌如吉利、上汽,甚至长安、一汽都在上升,那就说明什么?有时候宏观并不能决定微观,这个话题我们接下来讲一个结构调整的问题。


结构调整肯定就是说我们看到日系、德系,包括吉利、红旗,那些车能好卖,那就说明他们产品好。产品好,再面上就是产品的创新,但是底子里肯定就是什么样的体制和机制,来决定了他们能够做成这样的产品创新。


我们注意到2019年到了年底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多好消息,比如说上汽和广汽的战略联合,比如说奇瑞的混改成功,长安新能源的混改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