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搜车CEO:相对于企业,个人的选择更多

裁员70%?瞎扯!但姚军红对疫情下如何活下去有话说

开业即失业?复工却无工?

在继广告行业的新潮传媒集团2月10日官宣“减员10%”之后,汽车行业的大搜车集团也被爆裁员比例70%。

这家总部在杭州市余杭区的全国知名汽车新零售“独角兽企业”,虽然去年以来遭遇对手各种黑,但看到爆料的所谓“70%”这个比例,还是让人一惊,可能吗?

仔细一看,标签为“大搜车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员工”在社交媒体脉脉上发帖是这样说的:“第一个撑不住的公司来了,大搜车线下团队裁员比例70%,临时通知,直接关系统” “这特殊时期咋找工作?”

从疑似内部员工的爆料看,在汽车产业漫长的寒冬下,大搜车从2019年11月开始已经开始共克时艰。加上2020年1月突发的疫情蔓延影响,不得不开始考虑长远。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就此致电大搜车CEO姚军红,他明确承认,公司为了长远发展,确实进行了人员优化,但比例并没有那么高,13%-14%左右,而且都给了N+1的补偿,这么做的目的是跟疫情的影响紧密相关。“我从一个创业者的角度认为,现在该做的动作还是不得不做的。”

疫情当下,能够直面现实,果断出手,确实需要勇气。前几天,在新潮传媒集团因“减员500人”官宣引发引发媒体和社会关注两天后的2月12日,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通过官微上进行回应,称大面积的传播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舆论压力。不得已,在微信公众号公布了“CEO的内部讲话内容”,并表示“此事给大家造成了一定的困扰”“表示歉意”。

实际上,张继学的正式回应,用了“优化”——“末位淘汰”来否认“大量减员”,实际上是换了说辞,变相承认了“裁员”。他虽然认为这是企业的正常动作外,但也承认这是新冠病毒带来的巨大影响。“未来究竟有多大影响,谁也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确定性让管理层非常担心,于是做出了谨慎的经营策略,控制成本,踩死刹车,以求活着”。

罗曼罗兰有一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如果我们不能认清疫情对于企业经营现状影响的真实情况,那么最终连累的不是几个人而是一条船上所有的人。

张继学为此还这样提到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的做法:稻盛先生不主张裁员,但拯救日航时,却狠心裁掉三分之一的员工,高达16000人!因为如果不裁员,日航就会破产,剩下的3万名员工也将失业!……稻盛先生不主张降薪,但遇到日本石油危机的时候,企业订单减少了90%,为了活下去,全体干部和员工不得不集体降薪!

当然,政府方面并不希望企业裁员,这对于社会稳定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与此同时,相信大家对企业的处境日益清楚。为此,2019年12月2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称不裁员、少裁员企业可返还50%失业保险费。

2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应对疫情的六大措施,“高度关注就业问题 防止大规模裁员”成为“六稳”的重中之重。汽车商业评论相信,未来还会有一系列支持政策出台。

各地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最早的可能是苏州。最近,北京亦庄、杭州余杭等多地政府出台的惠企措施中明确,对不裁员、少裁员的中小企业给予房租上的减免优惠和真金白银的支持。

无疑,这些都是好消息,但2020年新年伊始的这次疫情,无论从病发数还是影响力来说,已远超17年那场非典的数倍。张继学说,“新冠病毒带来的困难,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活着”已成为大多数创业公司的最大目标。大搜车创始人姚军红认为,如果从最坏的角度判断,它的影响会是6个月以上。

此次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或许,首当其冲还是处于市场一线和终端前线的经销商,包括以新零售作试水的大搜车、毛豆新车以及二手车交易平台瓜子、优信等互联网新营销公司。

2月11日,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就近期民企纾困问题表示,企业账面资金通常不会超过三个月,福耀工厂的预算中资金就是控制在三个月以内,周转天数一般为100至120天。挨不过三个月是自己的事情,企业必须自救。

我们最近开展的《关于新冠疫情对于汽车经销商影响》调研表明,77%的经销商处于现金流处于严重紧缺、资金紧张状态,34%的经销商现金流可维持在3个月以内。

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无论汽车业还是非汽车业企业,很多都已经在认真研究如何度过眼下不知道还持续多久的难关,聚焦、优化不得不认真思考;裁员、减薪都是可能的选择。

姚军红告诉汽车商业评论,民营企业遇到的困难要大得多,也比个人遇到困难大得多,早做准备早主动。他说,相对于企业,个人的选择更多。

以下是汽车商业评论采访姚军红节录,我们看他如何应对当下的疫情危机以及如何认识当下的中国汽车市场。

“裁的都是疫情直接影响的业务”

汽车商业评论:今天看到你们裁员70%的消息,这不对劲,因为裁70%的话,公司基本上就没法干了。

姚军红:对。我们大概减了13%、14%。我们有一些部门,因为疫情影响,根本现在没事干,未来业务量也锐减。那部分,我们会裁得多一点,但是也达不到70%,还有一部分留着维护和后续搞升级服务。

我们应该从整体上来去把它捋清楚,看哪些业务环境变化了要变化,哪些业务环境变化了要加强。像现在帮厂商搞直播、搞营销、搞电商的,那些团队全部在强化。

汽车商业评论:去年感觉一直有人跟你打口水仗?

姚军红:是。

汽车商业评论: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的业务做得比较综合,有点类似于哪块业务都有,可能大家会觉得主业不明?

姚军红:因为我们的方向是搞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主要是帮助线下商铺搞线上化,搞协同。所以大家看到的面会很多。最基础的一层是做系统,做SaaS的。我们做厂商系统,4S店系统,二网系统,二手车商系统,拍卖系统,我们有很多系统。

每一个商户数字化之后,我们再帮助它重新梳理在线的一些供应链的连接,所以我们有新车的供应链,二手车的供应链,客源的供应链,保险的供应链,金融的供应链,有五条供应链。每一条供应链上都有一些产品,所以大家看着就好象很乱。

我们还搞人工智能,有一个专门的人工智能团队。当然这部分因为我们对外不说,外面也不太清楚。就是做行业机器人,做机器人客服、销售这个方向的。

汽车商业评论:你整体上多少人?

姚军红:四千多人。现在基本上我们裁的都是疫情直接影响的业务,就说今天影响完了之后,未来还起不来的,是这种方向的。

汽车商业评论:还有哪些?

姚军红:有些对线下依赖过重的业务团队能够缩编,就稍微紧缩紧缩,削减一部分,转移到线上来做维护。比如说,要拜访两百个车商,你要线下拜访,这种人肯定多。当你转移成线上沟通,人数需求会少很多。

受疫情影响,预测到说五六个月之内它的交易量也会比较低迷的业务,这个我们先做一定的缩减。这样就对于整体的健康度和安全性会更好。

“去年是乐观估计今年的”

姚军红:像二手车肯定会低迷。因为二手车的最大制约是货源,车出来都卖得出去的,就是价格高低的问题,对吧?

汽车商业评论:货源没有了?

姚军红:货源没有了,现在一二线城市消费者这么多的有车的人,如果车况好,今年疫情的情况下,对未来经济判断又相对比较悲观,在这种情况下谁去换车?没人换车,货源端就卡住了,货源端卡住,整个二手车交易量就会有比较大的下滑。

当然,那些(用了)八年十年的车肯定还是有的,但那些车没有商业价值。我们看二手车行业,还是看五年以内车的商业价值。五年以内的车,我觉得替换量会迅速减少。

像整个二手车,即使量有,也是低端量,实在不行的车才出手,但这个车的商业价值很低,所以整个二手车行业肯定是会冲击很大的。

汽车商业评论:今年这个车市,你会是一个什么判断?

姚军红:我觉得一二线城市下滑是必然的,因为大家对未来预期比较低;三四五线城市的增长,能增长多少,今天谁也说不清楚,但肯定能增长。我自己认为大情况是整体今年肯定比去年还要低,还要下滑。

我们做流通的,新车的交易量会怎么演变,二手车交易量会怎么演变,包括新车,一二线城市和三四五线城市分开来看,然后再看今年一整年的现金流的情况,按照这个资源来配备业务,配多少人。去年是乐观估计今年的,疫情一来,我肯定要重新看一遍,不算乐观。

我认为今年如果没有这个疫情,整个汽车产业的波动期,是一到三年的事,去年第二年,今年应该是平稳的,基本上就以汽车销量跟去年差不多这种心态来定义今年我们整个战略的方向,业务的规划。

我觉得今年稳住,然后再到明年可能慢慢抬头,我原来是这么估计的,但是现在这个疫情以来,情况不好说。

汽车商业评论:这个底还要往下了?

姚军红:还要往下,具体怎么样,还要看这个疫情的影响周期。最要命的是进入那种边防边治的胶着状态。

我觉得这个疫情,从最坏的角度看,直接影响可能在6个月以上。我们从做企业的角度,向最坏的方向去看,肯定就是要去调整相应的策略。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主要为行业做SaaS系统服务,属于行业里年轻的一家公司,业务的涉及面又广,品类也比较丰富。我们的抵抗能力肯定是最好的,因为轻,所有的线下店都是加盟的,也没有自己的店铺和直营的线下员工。

但是如果影响要拖到6月份以后,有些我们储备型的业务和线下衔接太紧密的新业务,该缩减还是要缩减一下。

“在线模式很契合现在这个环境”

姚军红:厂商数字化,在线交易,在线营销,这些肯定是未来会进入一个小井喷状态的。以前大家不太关注,主机厂也好,4S店也好,现在不得不关注了,慢慢就会摸索出一些经验来,它自然而然就起来了。所以,我们在数字化这块团队全部要强化,就是我要投入更多。

汽车商业评论:不过,现在即使有在线交易,这个量也不会大的。

姚军红:对,它现在是这样子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心思都在看各种疫情上,春节本来就淡季,它起来没那么快。这个在线模式还是很契合现在这个环境。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汽车在线交易,它在以前起不来,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汽车这个东西太重了,决策一把就十几二十万(元),少说了也四五万块钱,你鼠标点一点,你看看图片点一点,这个事情比较难。

第二件事情,汽车是要降价的,老百姓对汽车的了解是不够的。它不像对电视、对手机这些东西的了解。不够就要讲解,以前这个讲解场景在线下,你到了4S店销售给你讲解。现在在这个情况下,大家都会往线上搬。

就像我们年前给一汽马自达做了一个直播,做一个直播的销售,当场那一场直播两个小时,来了173万人,在淘宝做的。你就是剔掉90%看热闹的,留有10%还有17万人。销售要线下接待10万人,你成本大去了。

我觉得今天互联网的发展,直播的兴起、短视频的兴起,绝对是有利于汽车销售在线化的。像我们弹个车,我一个社区店,只有三十平方,我们的客户都不邀请到店的,都是在线跟客户交流的,然后合适了,电子合同下单。这些销售习惯了,就慢慢就会培养出在线能力了。

我们现在帮厂商做直播做直销,帮助它所有的4S店开始做直播。比如说原来有五千个销售或者一万个销售,正好今天这个状态下出不了门,他跟客户交流也只能线上化,我们给他提供一些工具,给他提供直播的平台,帮助他在线上获客、线上交流。

汽车商业评论:现在大家都没事干了,都在家呆着了,所有在线的商业模式都能够得到促进。

姚军红:是,全部促进、大促进,反过头来。趋势就是线下的还得培育线上能力。线上有一个长期的好处,就是线上终归成本是低的。

疫情的周期和疫情过后的周期到底有多长,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老百姓也被强迫的会接受一些线上的东西。老百姓通过这次疫情学习了很多……我爸妈都学会网上买菜了。

汽车商业评论:以前你让这些销售搞网上直播,他们动力不太强的。

姚军红:没动力的。我们去年推一些4S店,很多销售不愿意搞,还要店总去推去要求,很多人不愿意露脸。但是现在,大家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了,否则怎么办?

“该动还是要早动,晚动就不要动了”

姚军红:现在就是这个逻辑,做企业的角度上来讲,终归我们还是给社会做贡献的。企业不在,你做什么贡献?

反过头来,比如说我们现在优化了13%、14%左右,具体的精准数据,我们HR还没有统计那么准。我们现在看每一个部门,有没有一些臃肿还是相互关联的一些缩减的问题。缩减掉的,我赔到位。

休整休整,等疫情过后,能活下去。对留下来那些人,更长期地去看,企业的长跑能力会加强。

汽车商业评论:留下来的可能更珍惜这个位子。

姚军红:这种优化还是要做的,因为我们本来去年年底的时候,还是准备做得比较充分,准备今年把各种增长拉起来。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还是稍微保守一点,最恶劣的情况,12个月内不能出现现金流的风险,不能断。

汽车商业评论:你什么时候开始下这个决心?

姚军红:2月份就开始了,陆陆续续的。我们按照N+1做赔付,因为我们年终奖是上个月都发完的,加上N+1的赔偿,他们能够有一段时间不用太发愁。

否则其实对谁都不好,今天硬拖着,到哪天整个体系都拖不动的时候,就同归于尽了,那个损伤更大。媒体怎么写,怎么说是一回事,从做企业的角度,自身还是要想得很清楚的。

我们是一个数字化的体系,即使缩减也有限的,因为大量的团队都是搞科技的,搞在线化系统的。这个体系又是这个行业目前井喷需求出现了,其实能缩减的范围很小的。

汽车商业评论:这个特殊时期这么做,实际上大家都能理解。

姚军红:从我的角度去看,真的,今天企业的困难远比员工的困难要大。员工个人选择的余地大,企业停摆几个月什么概念?

汽车商业评论:人停摆半年死不了,企业就死了。

姚军红:是的。现在企业像餐饮,为什么冲击那么大?餐饮从来没想过会一分钱收入都没有,这种行业怎么会考虑到一分钱收入都没有的情况呢?它最多现金储备到三个月,钱出来肯定去开新店,肯定扩张。

这个是经营模式,你我去做这个经营也是这么做的。我最多储备三个月没收入的钱,因为我每天现金流都是正的,谁知道会突然这个口子封掉了,这个口子封掉了,哪一个餐饮企业能活三个月?

汽车商业评论:再大的餐饮企业都不行。

姚军红:再大都不行,越大越惨。这个事情从企业的生存角度一定是要提前,类似的事情一定要提前6个月解决掉。

反正我觉得确实是要理性的去看这个事。1月31号高管开会,我把我对这个事情的判断讲清楚。该动还是要早动,晚动就不要动了,晚动没有意义,等救援算了。

天佑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