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立国:ARCFOX靠什么超越对手

保持自己的节奏,ARCFOX有着自己独到的造车哲学。

今年ARCFOX品牌首款量产车将上市,但2020年一开年就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人不由得担心,这个2016年4月启动的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是否还能保持自己的节奏。

仿佛就在眼前,去年10月,北汽集团召开会议,提出在北汽新能以事业部制的形式进行二次混合所有制改革,有了北汽新能源成立ARCFOX事业部的想法,之后就进入了研究论证阶段。

就在很多人对不期而遇的疫情茫然无措之际,2020年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星期,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拍板决定迅速成立ARCFOX事业部,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于立国成为事业部的总裁。

徐和谊也表示:“北汽已经成立60多年了,希望能够通过成立ARCFOX事业部激活我们的组织,将这个事业部发扬光大,成为北汽60年发展路上一个改革的里程碑。’”

于立国曾任北汽集团战略规划部部长,主持过北汽集团“十三五“战略规划,目前担任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他明白ARCFOX在集团的分量,但这么快成立事业部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有了集团和北汽新能源各级领导的支持和大力推动,仅仅经过三个星期紧锣密鼓的筹备,3月12日,北汽新能源召开了ARCFOX事业部成立大会。

一周之后,于立国起身离开北京,赶往位于镇江的北汽集团与麦格纳合资建设的北汽蓝谷麦格纳高端制造基地。

此前,已经有100多名采购、研发人员从北京来到镇江,和百余名供应商以及工厂700多工作人员一起进行ARCFOX第一款产品出厂前的冲刺工作。原先担心疫情会影响新车下线前的准备工作,但他看到了一个热情高涨的现场场景,而他的到来更进一步激发了团队的整体士气和战斗力。

“质量管控效果能否再提升一点,要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这是我们的出发点。”产品规划出身的于立国常挂在嘴边的话,“ARCFOX要常怀空杯心态、忘掉过去,从消费者的角度审视问题和产品。”

4月8日,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总裁王军到访,这是于立国接待的最为特殊的朋友。如同ARCFOX制造是由北汽集团与世界整车工程制造巨头麦格纳合资建立的工厂负责一样,同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华为的深度合作也为ARCFOX增加了获胜的筹码。

不过,严峻的形势是,2020年3月,国产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一骑绝尘,以月销1万台的惊人成绩,让人为中国的竞争对手捏了一把汗。作为后来者的ARCFOX会怎样?

4月26日,推动力汽车集团旗下汽车商业评论和汽场买车app前往北汽麦格纳工厂,成为第一个零距离接触其首款量产产品代号为N60的中国媒体。

我们访问了北汽麦格纳总经理季国伟、N60项目总PM曹琛、车联网技术工程师张友焕以及来自麦格纳的外籍技术专家。

未来总是充满不确定性又令人憧憬。无论是弥漫在工厂内的气氛,还是与工作人员沟通时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来自内心的热情和执着,对新产品上市信心十足和百般期待。

以下是汽车商业评论来镇江前在北京同当时还在镇江的ARCFOX事业部总裁于立国进行的一次线上访谈内容。访谈中,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丝毫没有对竞争的胆怯,他说:“特斯拉是行业的颠覆者。”

“新物种来的时候,就是新品牌的机会”

中国人常说,时势造英雄。要懂得顺势而为,才能借势有为。在于立国看来,无论在集团内部,还是市场外部,给了ARCFOX品牌很好的成长沃土。

“我们有基础,背靠北汽集团多年的人才积累、供应商伙伴、经销商一个都不少,集全集团资源于ARCFOX,让我感觉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徐董几乎每天都会关心询问事业部的情况,每周都会给事业部开一次会。我得快点回答你们的问题,一会接受完你们的采访就要去给徐董汇报事业部的进展,视频会议都准备好了。”于立国幽默的话语背后其实是一份踏实,“而且我们有强烈的危机感和渴望,面对新能源市场的红海竞争,我们认定只做高端产品还不够,一定要打造高端品牌。”

“趋势来了,你能做的就是抓住,而不是和他们作对。”说这番话的时候,于立国语速很快,隔着屏幕能够感受到他的踌躇满志和一腔热血,“成与不成总要试一试。”

中国经济的发展为ARCFOX提供了机会。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有目共睹,中国品牌却一度缺乏声量。

这样的局面正在发生扭转,故宫、李宁变身新国潮品牌开始收割流量;加上此次疫情,中国在全球所树立的良好形象和展现的大国担当,于立国相信,未来十年是属于中国品牌的十年。

此外,互联网浪潮的席卷之下,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在改变人类的生活,渗透到每一个行业和业务职能领域。中国在这两个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数据量和数据范围位于全球前列。作为两者的结合,自动驾驶成为了中国品牌弯道超车的机会。

另一边,挑战同样存在。

随着补贴的突破,新能源市场开始出现下滑,但这丝毫不妨碍各大品牌的热情。丰田、大众等传统车企纷纷开启大象转身,特斯拉在中国进入量产,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早已开启,留下来的都有几分真本事,吉利、长安、荣威等自主领头羊也纷纷亮相了高端化产品。

面对激烈的竞争,以互联网人自称的于立国展现出了属于开拓者的勇气和务实,“新物种来得时候,就是新品牌的机会。ARCFOX不会像传统品牌一样有包袱和顾虑,我们会All in其中。”

与大多数品牌来势汹汹的喊出“超越特斯拉”的口号相比,于立国毫不掩饰对强者的欣赏,他更加坦诚的承认,特斯拉就是行业的颠覆者。

“特斯拉Model 3,可以做到帮驾驶者规划路线,放开手脚后,自己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超车。体验者评论很害怕,超车很吓人,但还是非常惊喜”于立国介绍着,“坦率地讲特斯拉给人的体验太超级了,让用户忘了其他方面。”

基于对对手的尊重,于立国为自己定下了“小目标”。“超越特斯拉是很难的,我们的目标是朝着第一名努力”于立国说,“ARCFOX品牌要做中国新名片”。

“整体差不多,局部有对立”

2014年9月中旬,Mate7上市,到当年年底,在供货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销量超过200万台,由此开启了华为手机,甚至是中国手机的新时代。

定下了远大的目标,于立国从华为Mate7中获得了灵感,实现路径迅速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以史为鉴”的他将之总结为十字箴言:“整体差不多,局部有对立”。

“iPhone是划时代的产品,但华为依旧成功了,它是如何做到的?”于立国的答案很简单,“华为手机就是在品质、芯片等硬件上对标iPhone,同时解决了iPhone当时待机时间短的问题,并将中国人喜欢拍照的卖点钻研到极致;最后,屏幕比人家大,价格比人家便宜。”

寻找特斯拉的弱点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仅最近几个月,“官降”、“核心数据存在差异”、“换芯门”,特斯拉在对中国市场的真诚上“黑点满满”。而通过对特斯拉车主的调查,也得出了产品返修率高的结论。

由此可见,品质和服务是特斯拉最大弱点。“如果ARCFOX的品质更高,服务更好,定价更低、又有同样先进的自动驾驶技术加持,这是不是就是我们的机会!”

找到了方向,ARCFOX打开大门寻找合作伙伴。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之一,为奔驰、宝马、捷豹等多个豪华品牌提供产品开发和生产制造服务的麦格纳走入了ARCFOX的视线。

“作为一个拥有百年经验的企业,麦格纳在质量上是毋庸置疑的,但最令我感动的是他们对这件事的重视。”于立国说,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阶段,麦格纳派了十几个技术专家辗转来到中国,隔离14天后目前已全员到岗。“我到镇江的第一天晚上刚下高铁就直奔外籍专家的酒店,代表北汽集团去看望了他们也感谢了他们。”

如今,两者已经成立了合资工厂,在即将下线的第一辆产品上,完全是按照欧洲百年豪华车制造标准打造。

优秀的供应链,也是造一辆好车的必要条件,得益于“先天优势”——集团赋予北京奔驰的供应链体系,ARCFOX的选择简单粗暴,却足够有效,用于立国的话说,就是“一身名牌”:底盘来自博世、电池由SK生产,电机属于西门子,内饰选择了弗吉亚,音响和大屏落户哈曼……

“车顶全景玻璃天窗,都是曹德旺先生亲自给开的完整一块,比Model3还大”。于立国口中的曹德旺,是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

前两者负责局部超越,华为则解决自动驾驶上的“差不多”。在ARCFOX 产品首次亮相之时,就曾经官宣“华为选择全面战略合作的汽车企业只有北汽一家”。“从自动驾驶,到智能座舱,到驱动控制系统,完全打包的深度大合作,华为在国内只有北汽新能源一家。”

选择从来是双向的,华为之所以挑了一圈之后,选择了北汽新能源,也是因为后者有独到之处。“第一,我们的平台线控的能力强,自动驾驶可升级的能力比较强。第二,华为觉得北汽比较开放,徐和谊董事长一直是个海纳百川的人。第三,华为和北汽新能源在团队文化上很像,有拼搏的精神,都是年轻人,也比较实事求是。”

满意的合作自然会令双方拿出最大的诚意。联合华为共同打造的自动驾驶系统,正是ARCFOX的“最大卖点之一”。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主要依靠视觉,我认为这其中存在隐患,可能会对距离的判断不准确,受环境影响也比较大。为了真正让开车的人放开手脚,就必须要上激光雷达。可激光雷达比较贵,华为为了和ARCFOX合作,花了血本了。”

于立国给出了一个ARCFOX和特斯拉的硬件对比:ARCFOX激光雷达有3个,特斯拉没有;摄影头ARCFOX12个,特斯拉8个;毫米波雷达特斯拉1个,ARCFOX 6个;超声波雷达不相上下;特斯拉自主研发的芯片算力144TOPS,ARCFOX采用的芯片算力352TOPS。

“从硬件上看,我们这款车明年要上市,就是全世界自动驾驶能力最强的,没有之一,完全超越特斯拉。”于立国对汽车商业评论说。

“这等于我们嫁接了欧洲的制造和研发技术,又嫁接中国最好的IT技术,数字化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我觉得ARCFOX横贯中西啊。“于立国感慨自己,高端制造合资麦格纳,智能化战略合作华为,背靠强大的北汽集团,握着一手好牌。

也难怪他有底气说:“我们对ARCFOX的品质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我们的产品完全是北汽集团的脱胎换骨,和过去的北汽新能源也不一样。”

“我也有梦想,而且是星辰大海的梦想”

根据之前计划,ARCFOX在未来两年将推出6款产品,首款产品将于上半年上市。

鉴于疫情已经开始在全球发酵,当汽车商业评论问及产品计划是否会发生改变时,于立国掷地有声地表示,“不变”。

他说,6款产品,均来自IMC智能模块标准架构,由ARCFOX与戴姆勒、麦格纳、华为、博世、西门子、SK、哈曼等全球顶级合作伙伴联合打造,奔驰也给予了技术支持,可以实现轴距从2.5米至3米的拓展。

最先上市的两款B级车将达到目前特斯拉在自动驾驶上的水平。作为ARCFOX IMC 平台下诞生的第一款量产车,即将上市的新车ARCFOX αT定位为高端智能纯电SUV,NEDC 工况续航里程达到 650 km 以上。

在此基础上,ARCFOX计划衍生出两个的高配版本,自动驾驶技术更超前,造型更抓眼球。“这两款产品要上去,直面和特斯拉的竞争。尺寸比人家大,自动驾驶超越特斯拉一个时代。”于立国有信心,“蔚来靠服务抢市场,我们就要靠技术”。

产品之外,ARCFOX对服务也注入全新的思考。“过去主机厂只对经销商负责,是B2B2C的模式,但今天,时代已经改变了,我们要做B2C2B的模式。”于立国感慨,自己每次观看到蔚来汽车的NIO DAY都十分感动,“像个节日派对一样。那一定是你用心经营用户的结果”。

不断从竞争者身上学习长处,于立国为ARCFOX树立了新的营销理念:通过经营客户的能力为经销商赋能,“只有这个模式才行得通,我们要建立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直接的联系。”

这一般都不是国有企业所能达到的境界,但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于立国身上有着那种创业者的激情。他说:“我一直觉得自己骨子里也像创业的人,但不一定要走出去,政府在提倡改革,徐董决定组建ARCFOX事业部,启用年轻化、国际化团队,也是摸索国企改革创新的新路子。在国有企业里创业也是一条新的路。”

对话的过程中,你能够感受到他的不安因子,于立国想要表达的内容十分丰富,每每说到关于ARCFOX的构想和未来时,更有些“刹不住”,言谈举止间充满了梦想,“通过激活组织、激活人,我感觉有机会”。

当问及今年的销量目标时,于立国并没有首先正面给出一个具体数字,而是讲了小米和雷军的故事。“第一代小米上市的时候,别人问雷军,想卖多少,他说,销量是你努力的结果,给你设了目标,不努力没用。但心里有没有呢。雷军当时的心里目标是70万,结果,第一代小米的销量达到了780万。”

“你说我心里有没有点想法呢,当然有了。”虽未明确,但结合雷军的的故事,于立国显然也期待“故事”。

中国市场之外,海外市场同样是ARCFOX 的目标。“我也有梦想,而且是星辰大海的梦想,ARCFOX要卖到欧洲区,必须卖到欧洲去。”于立国说,“目前ARCFOX欧盟认证工作也已启动。”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赶上了中国品牌的崛起,发现了一条“走得通”的道理……于立国似乎感受到了命运的感召,他多次感慨“命好”,觉得自己踩对了时代的节点,应该做些正确的事情,集团上下各级领导也确实给了这样的机会。和他抱着同样想法的人,在ARCFOX不在少数,这些都化为了行动力。“我能够感受到大家的热情,所有事情的推进都十分顺利。”他说。

胜利似乎已经在招手,当然,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于立国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