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谢子聪:没等到换电春天 化作春泥更护花




7月11日深夜,一则迟到的讣告在电动车微信群小范围流传,不禁让人唏嘘不已:“老谢走了,无牵无挂,没孩子,啥也都没留下”“遗体告别好像是小规模,媒体好像都不知道”“火化完骨灰回四川老家安葬,这辈子就算结束了”“老谢确实不容易,一无所有”“这辈子没享到福,事业也未成功”……

“鞠躬尽瘁,勤勉尽责,恪尽职守,倾其毕生精力为公司,为中国新能源汽车换电行业做出力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中达通广(北京)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中立元(北京)电动汽车加电技术有限公司在7月9日联合发布的讣告中说。

根据讣告内容,中达通广(北京)、中立元(北京)董事长谢子聪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20年7月8日晚在沪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逝世,享年61周岁。

熟悉他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我和老谢在他公司见了一面,老谢口才特别好,老谢说话的时候,我是插不上话的,我佩服他的口才。老谢一个观点,可以表达半小时。老谢口才好,这是我很直观的感觉。其次,老谢长得很帅。第三印象是抽烟厉害。”

还有认识他的业内人士说:“老谢无儿无女,挺牛逼的” “他老爹90多(岁),比他还硬朗,骑自行车嗖嗖地”“他是突发脑梗,5月住(院),7月8日不行了”。

7月8日谢子聪去世当天,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召开新能源汽车换电模式推广应用座谈会,听取地方政府部门、行业机构、整车及产业链相关企业对推动换电模式发展的政策建议,研讨换电模式推广应用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困难。

换电成为2020年新热点。4月,工信部等五部门发布2020年补贴新政中提出,补贴前售价超过30万元的车型不再享受补贴,采用换电模式的车型不受此限制。

5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换电站最终被写入修改后的政府工作报告,纳入新基建范围。政府对换电模式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这或许有谢子聪的一份贡献。

早在2014年11月16日开幕的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工信部副部长毛伟明莅临展台,听取中联达通广公司总裁谢子聪对“全城全网、充换兼容、电池租赁”的城市电动汽车发展模式的介绍,鼓励对相关模式进行探索和推进。

2015年10月30日,江苏镇江尝试“充电”和“换电”两个网络组成的“互联网+充换电基础设施”平台。谢子聪旗下的中联达通广镇江公司与镇江新区政府共同签署《镇江电动汽车充换电网络建设运营项目合作协议》。

2016年4月26日,镇江新区80家政企单位与中联达通广“绿色公务出行”在镇江新区举行。中联达通广创新性地提出电动汽车发展的“镇江模式”。

谢子聪表示,由西方倡导的新能源汽车“充电模式”的发展并不顺利。正当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进程遭遇挫折之际,中国电动汽车政企军团及时赶上来了。“镇江模式”的目标就是要让老百姓买得值,用得好,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镇江模式”采用裸车销售的模式,将车和电池分离,老百姓购车时只购买裸车,电池采用租赁的方式。这一方式将使电动骑车的购买成本下降50%,直接减轻老百姓的购车负担,还免去了维护保养电池的麻烦,最重要的再也不用担心电池寿命的问题。

“镇江模式”的另外一个核心就是在全程铺设加电站网络,电池没电了,到附近的网点,用3分钟就可以快速加电,比加油还方便。同时,通过遍布在社区的充电桩可以满足用户足不出户补充电能的需求。

2016年8月17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在北京召开《关于电动乘用车换充电模式创新研究——以“镇江实践”为案例》专项课题研讨会。“镇江模式”总设计师——谢子聪详解以“停止补贴后让用户买得值用得好”为宗旨的“镇江模式”商业推广整体构思。

2017年3月7日,在中国(南京)国际新能源汽车电动车及充换电设备展览会新闻发布会上,谢子聪表示,特斯拉商业模式中最致命的问题是车电捆绑销售和超级充电站问题,车辆捆绑电池一体销售会造成价格走高且用户面临着更换电池的成本问题,而快充模式又加速了电池寿命缩短,特斯拉在中国很难有所斩获。

2018年11月,在镇江丁卯,一座像加油站一样服务用户的“多多共享换电站”宣告落成。该换电站机器人平台能够为不同规格电池包的电动汽车换电。完成换电时间大约在三分钟。报道称,这项拥有几十项国家发明技术专利的智能设备,填补EV智能换电设备领域的世界空白。

“中国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与商业推广模式研究学者”、中联达通广创始人谢子聪称,鉴于多多共享换电站的多车型共享换电服务优势,许多城市政府纷纷放弃有争议的“充电模式”基础设施建设,改选多多共享换电站的规模化推广。